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文章正文

藏在酸奶里的纯白时光

时间: 2019-04-26 00:38:48 | 作者:匿名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03次

藏在酸奶里的纯白时光

  姚安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许一晨,在遇见你之前,我还是一张白纸,而你只不过在纸上写了一个字,我的内心便青草张扬。你就像一杯毒酒,化成百转柔肠,吞下去烧的我无处可去。我的心快速的抽动了一下,怔怔的望着姚安。他一记暴吏打过来:你丫的这么花痴看着我干嘛,请不要误会,我这是在练习表白,前面的名字换一下,换成米诺。心尖像被小蜜蜂蜇了一下,然后心脏开始迅速膨胀。姚安的下巴一上一下,我回头一看,是魏子昂来了。我强作欢颜鄙视的瞥了一眼姚安,挽着魏子昂的胳膊转身离开。有一瞬间,我以为那是属于姚安对我对白。

  也许你早已经明白我写这段话的意义。是的,不止是我,还有姚安,我们都不是勇敢的人,所以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把爱情关在了门外,我进不去,他出不来。

  楔子

  我叫一晨,许一晨

  姚安是6岁那年来到孤儿院的。我不经意的听见老院长和一位照顾我们的老师的谈话,知道了姚安来这里的原因。妈妈搞婚外情,被爸爸发现,妈妈被爸爸杀害,爸爸也随后自杀,亲戚条件都比较困难,于是村支书申请政府把他安排到了孤儿院。那天,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给我的勇气,我跑去他跟前,眨巴着眼睛问他:你的爸爸是杀人犯啊?对面的他没有说话,眼睛突然变得通红,一把把我推到在地下,我的屁股被小石头尖尖的棱角扎伤,血开始迅速的蔓延,纯白色的裙子上顿时绽放出一朵鲜红的梅花。而我却倔强的望着他,没有哭。他问:你为什么不哭?我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很不屑的说: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遇到事就哭鼻子吗?然后拽拽的离去,留姚安一个呆呆的站在原地。

  老师都不相信我是自己跌倒摔伤的,一致认为我跟别人打了架,所有的孩子们都摇摇头,可是他们还是不相信我,最后处理的结果就是,我被罚站。炎炎夏日,大家都在午休,太阳光直直的射下来,我像置身在一个烤炉里边,感觉全身就要炸裂了一样。我开始感觉特别的委屈,然后开始悄悄的流下眼泪,心里的记恨早已泛滥成一片。

  给你喝这个,不哭了,好吗?一瓶娃哈哈在我眼前晃啊晃的。我抬起头,是姚安,洁白的T恤,干净得不成样子,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穿在他身上依旧那么好看。他说:为什么不跟老师说清楚?我伸手把那瓶娃哈哈把拉开,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胆小鬼。他好像要说什么,蠕动着嘴唇却终究没说,重新又把那瓶娃哈哈递在我面前:喝了它,我陪你一起受罚。他眼睛里都是坚定,只是笑起来少了两颗门牙,我伸手想去接那瓶酸奶,却迟疑着不敢拿。姚安干脆把酸奶递到我嘴边,吸管插进我的嘴里,我再也受不住诱惑,毫不客气的一口气喝完。我把瓶子优雅的一扔,然后看见姚安不停的咽口水的样子,我哈哈大笑,他也跟着笑,阳光下,那样纯净的笑,刻在我年幼的记忆里,我的心开始变得又软起来。

  姚安擦擦我额头的汗水,他说:其实那时候我没在,如果在我一定会跟老师说清楚的。我的脚有节奏的踏着,突然在这一瞬间停滞,我扭过头看他,他把头埋得低低的:老师为什么不相信你?我的心里划过一丝落寞,脸上却佯装骄傲:因为我是小流氓啊,经常跟别人打架,没人愿意跟我一起玩呢。姚安轻微的叹了一口气,他说,他刚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树荫下呆呆望着天空的我,一脸佯装的玩世不恭和真实的孤独无助。哦?是吗?我当时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置可否的问句,心里却兵荒马乱一阵动荡。他的身体微微侧向我这一边,用手挠着头发,轻声在我耳边说:许一晨,你还欠我一瓶酸奶。

  许一晨,没错,我的名字叫许一晨。孤儿院的老院长说,她在门外捡到我的时候,包袱里什么都没留,只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三个字,许一晨。她说,这定是我的父母留给我的名字,意思应该是希望我伴随着阳光一起成长。可是,在这之前,从没有人喊过我的名字,如果不是姚安,我恐怕都要将这个名字遗忘。很久很久之后,再没有出现一个人能像姚安一样,简单的一眼就能看透我,像他这般能让我的心轻易泛起涟漪。

  青春里不是成长的成长

  姚安成了孤儿院里最受欢迎的孩子,他的到来,在孤儿院掀起了一阵狂潮,在那些没有父母的疼爱却依旧窝心的岁月里,能换的姚安的笑容,几乎成了每个小丫头的期许。每次我都很不屑的独自一人去树荫下乘凉,姚安会尾随过来,后边还有一长串尾巴。以前许一晨的身边一个玩伴都没有,自从有了姚安,成群结队的人开始往我身边挤兑,开始随着姚安喊我许一晨,开始一起和我玩过家家,丢手绢。姚安说:不要因为没有父母而难过,在这里的孩子都是这样。许一晨,其实我知道你喜欢和大家在一起玩。我吸吸鼻子,狠狠的瞪着他,把头一扭,没有多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呢?姚安是如此了解我,哪个孩子愿意被孤立呢?我的孤傲,我的硬壳,被他的一句话就轻易瓦解了。

  在这个偏远而又贫瘠的地方,很少有人会过来领养小孩,如果有,院长就会把我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排成一排。那天,我又穿上了那条用鲜血汇成花朵的纯白裙子,姚安依旧是纯白的T恤,发白的牛仔裤。他站在我身边,紧紧的攥住我的手,用很轻很轻,几乎听不到的语气对我说:许一晨,我们谁都不许离开。

  许小乔第一次站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全身的血液都凝住了,心脏停止了跳动。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感觉好早好早就认识的,没有距离的温柔感,让我微微有些缓不过来神。她语气轻柔,却依然不失炸弹的威力:你叫,许一晨?我望着端庄贤淑的她,想说什么喉咙却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说不出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着这一幕。老院长向这边走来,还没有开口,我身边的姚安突然大声的说:你是不是许一晨的母亲?许小乔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下,眼神里是藏匿不住的惊讶。我的手心被姚安攥的出了汗,却冰凉的可怕,姚安轻轻的揉搓着我的手,轻声的安慰我:不怕。

  你恨妈妈么?许小乔在我面前泪雨婆娑,这样楚楚可怜的模样在我心里却别有一番意味。我不认识你。我冷冷地说,脸上写满了抵触。她试图拉我的手却被我狠狠的甩到了一边:别再这里假惺惺。许小乔擦擦脸上的泪水,调整好情绪,乞求的问我:你能听妈妈解释吗?我没有回答,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里,耳边许小乔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也驻扎进我的心里。许小乔说,我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爸爸就因为上山采药而坠入悬崖身亡。怎么说呢?其实许小乔也挺可怜的,四川的打工妹,然后被人骗过来卖给了我那未曾谋面的父亲,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有我,她早就逃了,后来,父亲身亡,她解脱了。我却成了这段没有爱情没有结果的婚姻的牺牲品。许小乔说,她丢下我是迫不得已,许小乔说,这么多年妈妈一直在想你,许小乔说,跟妈妈回家吧。#p#分页标题#e#

  我愣住,牙关紧咬逼回眼泪。就这么看着许小乔,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她说,丢下我是迫不得已,她一直在想我,她要我跟她回家,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要抛弃我,凭什么现在又要把我找回。那时候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扔在孤儿院门口,只留一个名字给我,在我什么都习惯的时候突然跑过来对我说,她是我的妈妈。我曾跟姚安说过,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要父母,要他们有什么用呢?不听话的时候会挨骂,成绩不好甚至会挨打,我甚至觉得我们在这里生活要比那些有父母的孩子好的多。可是,每次在孤儿院的大栅栏门口望着外边,看着那些向父母撒娇,被父母抱在怀里的孩子,我的眼眶就泛起了酸。那是我一直都想要的一幕,但许小乔却遗失了我的童年,在记忆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色的。

  我撇开许小乔,跑去找姚安。我扑在姚安怀里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喘不过气。姚安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许一晨,你不是告诉我你是最坚强的吗?慢慢的,我的心情开始平复下来,我把许小乔跟我说的所有都讲给姚安听。姚安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很认真的说:其实许一晨一直都希望有一个家,对不对?那个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自己想要的一切玩具,我看的出来,你的妈妈是真心的想接你回去,你想啊,她遗弃的那天就把名字给你起好了,就打算着这一天来接你回家的,许一晨,你应该高兴才对。我问:可是我跟她一点都不熟怎么办?姚安夸张的笑着,然后刮刮我的鼻子:许一晨,我们都可以从一开始的不熟悉到现在这么好,何况你和你妈妈呢,你别忘记,你的身上留着的是她的血,你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这份感情,是天生的。我笑,与他拥抱,把眼泪都抹在他的那件白色T恤上。那是有生以来最狼狈的一个夜晚,却因姚安,有了这样温暖的收尾。

  那年,我7岁,姚安8岁。我跟许小乔走的时候,姚安把一瓶娃哈哈递给我:许一晨,这个送你,这是我藏起来想等你再受罚的时候给你喝得,以后是用不着了。我悄悄的看见,姚安哭了,他的眼泪点燃了离别的情愁,我把那瓶酸奶紧紧的攥在手中,我说:我会回来看你的。然后许小乔牵着我的手,上了那辆在我的意识里,‘大众’还是一群人的私家车。我开始从一个孤儿,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公主。

  酸奶是姚安,姚安是酸奶

  许小乔一直问我,为什么不把那瓶酸奶扔了呢?已经过期好久了。我告诉许小乔,这是姚安送给我的,不能扔,我看着它,就像看见了他。许小乔的故作神秘的看着我,贼贼的笑着:一晨,你不会喜欢姚安吧。许小乔的话让我的心顿了一下,开始不安分起来,有小鹿在乱撞般的感觉。望着许小乔一脸的温柔如水,我说:许小乔,你送我回孤儿院吧。没有在意她用怎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我转身进了卧室,拿起手机,噼里啪啦的给许小乔发了一条信息:不是你对我不够好,是我习惯不了这样的好,对不起。她给我回来信息:一晨,只要是你想做的,妈妈都支持你。我把脸贴在枕头上,悄悄的哭了。

  许小乔有一个很有钱的老公,他们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儿子,我在这个家里明显很是多余,他的老公也曾三番五次的暗示我,我不属于这个家。那时候小,不太懂这些,只知道他不喜欢我。再大些,他开始在许小乔不在家的时候跟我打开了说,还会在我不在的地方和许小乔大吵大闹。许小乔总会问我,在这个家开心吗?我每次总是点点头,然后就看见她满足的笑了。她的老公所对我说的这些我都没有告诉许小乔,自从把我接回家,她一心一意的照顾我,最好的都给我,甚至超越了给他的儿子,尽到了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而我却不想因为自己,让她失去现在所有的幸福。虽然我也想要这个妈妈。

  我捧着那瓶过期两年的酸奶出现在姚安面前时,他的脸上先是惊讶然后是兴奋,甚至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两年不见,他的身体已经超出我整整一个半头,他嘲笑我:许一晨,你还是个小不点。然后太久没见面的生疏就在这追逐打闹中消散,我们的默契依旧没有消减,他还是姚安,我还是许一晨,我们依旧没有父母。

  我真正的青春,开始于十四岁。那个下午,我突然感到一株花蕾在身体里绽开。然后就看到白裤子上染了一片片红,这种事情我从同学那里听到过。然而那一刻我还是慌了。姚安看到我这个样子,立即明白了我发生什么事,他把外套脱下来围在我的腰间,把我送回宿舍,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姚安的脸颊出奇的红。他说:你等我,我马上回来。当姚安把怀里的卫生巾掏出来给我的时候,我的眼睛里的泪水蓄满眼眶,我使劲的眨巴眨巴眼睛不让它流出来,姚安别扭的转过身:许一晨,你不知道我去买这玩意的时候有多丢人。我没有回答,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东西忍不住哭了起来,是那样的感动。

  谁都可以很幸福

  我上大一的时候去了哈尔滨,姚安那时候早已辍学,远赴广州打工。他说,他读书不好,枉费那些好心人的捐助,他要出去闯一闯,然后挣钱,给我买我想要的一切。其实,在这里,姚安的台词换了,小的时候他的梦想不是这样的,小时候他说,长大了要挣好多好多的钱,给我买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纱,许一晨穿上它,就会变成最美丽的新娘。我依然记得姚安送我到哈尔滨的那天,他高大的身影连同许小乔的身影在火车的行进中一同消失,泪水模糊中,我看见姚安努力的追着列车奔跑,汗水阴湿了他的整个背部,他追着火车大声的喊:许一晨,好好学习,我会去看你的。然后我就走了,火车一路北上,将我带离了那个充满温暖回忆的小镇,我怀里抱着姚安给我买的酸奶,泣不成声。

  我拿着日历一遍一遍的数,我和姚安距离上次见面到现在已经一年零四个月了。就在这一年零四个月里,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孤儿院的老院长病逝,许小乔得乳腺癌。而许一晨的身边多了一个跟屁虫,魏子昂。魏子昂是我在跆拳社认识的,张的瘦高瘦高的,一点都没有东北爷们的范儿,猛地一看真的跟小白脸有的一拼。魏子昂是我在这座大学见过最拉风的人,开最拉风的跑车,一双简简单单的人字拖都能被他穿的帅里帅气,他第一次见面就说喜欢我,然后开始约会我。他说,我的眼睛里有一种清纯的东西,是他所见过的女孩子没有的。你看,我就说过,没有任何人能一眼看穿我,除了姚安。

  我问魏子昂,你会和我一起受罚吗?你会和我一起喝一瓶酸奶吗?你喜欢吃两块钱的米线吗?你会什么都不顾及的去超市给我买卫生巾吗?问了魏子昂很多遍,他都没有给过我满意的答案,然后魏子昂就消失了。直到我生理周期的那天,魏子昂捧着一包卫生巾当着全校人的面把它递在我的面前,他说:许一晨,我是认真的,我不会说,但是我能做到。魏子昂的脸通红通红的,我突然想到14岁那年15岁的姚安把这样一包东西递给我的时候,眼神里是怎样的羞涩,就那样,站在人群中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其实,这三年里我一直没有爱上别人的理由,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一直有一个人在我心里,他如影随形,我找男友,一直都以他为标准。第一次,我跟魏子昂讲起了姚安。#p#分页标题#e#

  小时候,我被人抛弃,生活在孤儿院。后来我认识了姚安,那时候,我闯祸姚安总会帮我善后,然后陪我一起受罚,在没人的时候,我们一起喝一瓶酸奶成了那时候最好的回忆。我告诉他,那个把我抛弃后来又去找我的女人,叫许小乔,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她是我见过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虽然她曾经抛弃了我。讲姚安去了广州,讲孤儿院的老院长突然离世,讲我在哈尔滨遇见了魏子昂。我讲的跟小说似得,魏子昂心疼的握着我的手:许一晨,我以后都不会再让你受苦了。我轻轻的弹魏子昂的脑门:你真是个白痴。我看着魏子昂傻傻的样子,摇了摇头。那年夏天,魏子昂因为我爱上了骑单车,变得安分起来,他说,他最惬意的时光,就是骑上单车,载着我。

  很显然,所有人都以为我和魏子昂在一起了,都羡慕我的幸福。但他们不知道,我最可悲,一直在别人的故事里流淌着自己可耻的眼泪。

  翻山越岭的另一边,不过是18个小时的思念

  大三毕业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准备着离校实习。那天晚上,大家一起去吃散伙饭。这伙人一进包厢就放浪于形骸之外了,拼酒的拼酒,K歌的K歌,我一时半会真没适应过来。我和魏子昂之间突然变得陌生了,他在沙发的角落里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而我在他对面手里握着手机,把头埋得低低的。不了解情况的几个人拼命拼命的把我俩拉起来推到一起,推推搡搡,魏子昂的嘴唇一不小心,轻轻的碰到了我的嘴唇。画面好像定格在了此刻,谁都没有动,然后周围的人便愣住了。这时候才发现我和魏子昂之间的不寻常。先反映过来的是我,我的身子微微的朝后退了一下。出乎我预料的,魏子昂却上前禁锢住我的脖子,重重的吻了下来......

  就在昨天,我还和魏子昂一起把学校门前的那条小吃街都吃了个遍,然后还去淑女坊买衣服,到最后,去火车站买了票。然后隔膜就是发生在这个阶段。魏子昂说:许一晨你留在哈尔滨吧。我摇摇头:我想要去广州,去找姚安。魏子昂的黑眼睛突然变得很深沉很深沉:许一晨,我追了你两年,可你连个小三的名额都不肯给我。魏子昂的这句话显然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我却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谁都不会是小三吧,爱情本身就是自由的,米诺不是小三,魏子昂也不是。没有人规定,姚安是许一晨的。然后那时候,在魏子昂眼眶泛红准备把酝酿好的对白给我说的时候,姚安的电话就在那时候响了起来,犹豫了好久,我始终没有接。走吧。我没有去看魏子昂,假装没有看到他准备和我说话,把手机装在兜里在前边走了起来。第一次,魏子昂没有跟上来。然后今天就上演了这样的一幕。我一直不忍告诉魏子昂,我给不了他那一秒,因为我心里住着一种病,思念,无法痊愈。

  从那天之后,我和魏子昂依旧很好,但是我知道,有一些东西微妙的改变了。他说这次要送我去广州,我拒绝了。其实,关于姚安,我刻意隐藏了一些细节。没有讲,故事里多出了一个叫米诺的女生。我也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姚安每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总是会提起米诺,说她纯净,漂亮,善良,朴实。我按着姚安的描述想象着米诺的样子,长长的头发,高挑的身材,白衣飘飘,小鸟依人,应该是很漂亮的女孩子。魏子昂永远不会明白,偏爱蕾丝裙的我怎么会突然爱上牛仔裤帆布鞋。因为姚安说,米诺总喜欢穿白色的帆布鞋,发白的牛仔裤,黑色的衬衫。然后我就脱掉自己的蕾丝裙拉着魏子昂去买帆布鞋牛仔裤,黑衬衫。我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心狠狠的沉了下去,我再怎么穿,也穿不出米诺的味道吧。

  姚安告诉我,米诺是卖煎饼的,他最喜欢的鸡蛋煎饼。我沉默了,这一条关于米诺的信息让我心碎,姚安一定是因为喜欢米诺所以才会喜欢上鸡蛋煎饼的吧,以前这种食物是我们最讨厌的东西。我想,就是在爱情进入我们的生活的时候,我和姚安就开始渐渐错开了,他的世界不再围着我一个人转,他有了他眼里的公主,米诺。时间,距离,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它把我和姚安之间的空间一下拉的好远好远,我在哈尔滨,而他在广州,哈尔滨和广州,好远好远哦,说天涯海角一点都不夸张。

  我没有答应许小乔回小南县,没有答应魏子昂留在哈尔滨,我决定远赴广州,亲眼去看看姚安和米诺。去那里干什么呢?比如说,去看看米诺到底哪里比我好,再比如说,把姚安夺回来。那个小时候陪我一起喝酸奶的男生,任谁都没有办法拥有他,只有我。

  米诺是姚安的公主

  我和姚安之间的距离比我想像的还要糟糕。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就好像这次,我下了车给他打电话,就短短的几句:放假了?我说嗯,然后他说那好好的享受假期吧,我先挂了,有点事,等会打给你。而我分明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她说:都流血了。我站在广州的街头,突然迷失了方向,望着满街的霓虹,一向不爱哭的我哭了很久,泪流成海。他没有问我现在在哪,打算去哪。在我等了很久很久,直到手机电池都快没电,姚安还是没有打过来,而这时候,已经接近12点了。我拿起手机给姚安发一条信息:姚安,我来过你的城市,走过你走的路。

  姚安的电话立马打了过来,声音里明显的焦急:许一晨,你来广州了?你现在在哪里呢?汽车站?你在那里等我,别动。这通电话,我一句都没说,挂了电话后,心情潮湿成一片。然后姚安就来了,却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好像变矮了,有点驼背了,瘦了,而且黑了。没有说话,姚安径直走过来接过我手上的包,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我:米诺知道你来了,大晚上肯定没吃饭,专门给你弄的煎饼。煎饼有些凉了,却怎么也比不过我的心凉。我抬起头看着姚安,他说:怎么不吃?我微微一笑:难道你忘记了我从小最讨厌吃的就是鸡蛋煎饼吗?姚安的脸上有些落寞:许一晨,这是米诺亲自为你做的,你就吃了吧。左胸腔有点微微的疼,我望着我和姚安的距离,其实只有一米,然后而这被时光偷去的一米,却颠覆了我们的16年。

  我把煎饼送到嘴边无数次,始终没有勇气咬下一口。姚安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煎饼,三两下解决完,把袋子一扔:许一晨,你是不是心里有事。我摇了摇头:我能有什么事,见到你高兴着呢。他微微皱眉:有什么事你说成不,你这样我心里看着烦。我的心在那一刻很沉静,轻轻的抚平他的眉头,我问:为什么不是我?我以为,在一起16年,姚安懂我问的是什么,可是,我太高估了我们之间的一切。姚安一副不明白世事的样子:许一晨你在说什么啊?我的脸上好像被一个无形的手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我苦涩的笑笑:没事。我再不能像以前一样毫不在乎的和他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这两年我们之间究竟改变多少。#p#分页标题#e#

  一路上,我们都是走着回去的。因为只有那样,我才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姚安把我领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多了。我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却在开门看见米诺的那一刹那,觉得自己幼稚了,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那天晚上,我和米诺睡在家里,姚安把米诺安排好之后,去了网吧过夜。姚安走后,米诺温柔的声音在漆黑的屋子里响了起来:许一晨,麻烦你把灯打开,把我扶起来好吗?素颜,长发,齐眉的刘海,甜甜的笑容。我看着米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喜欢,欣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子,任谁都会不顾一切去喜欢的,包括我。

  米诺说:许一晨,你和姚安是什么关系?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夹杂着一丝害怕。我轻轻握住米诺的手,回她一个微笑:我们,我们是兄妹,姚安比我大一岁,你应该知道吧。米诺凄凉的一笑:许一晨,你不知道吧,其实姚安喜欢你。米诺告诉我,有多少次,姚安和她在一起时谈论的话题总是少不了一个叫许一晨的女孩子,她任性,调皮,倔强,孤傲。却是那么的善良,她最喜欢喝的东西就是酸奶,最不喜欢吃的东西是鸡蛋煎饼。米诺说,姚安记得我这一路走来发生的所有的事,包括小时候和谁打架,初中跟谁早恋,他都记得。还在多少次喝醉的时候嘴里喊得是许一晨的名字。米诺说,许一晨,我那时候是真的很嫉妒你。

  后来呢?后来一辆车急速而来的时候,米诺猛的推开了喝醉酒的姚安,却失去了自己的双腿。再后来,姚安就和米诺在一起了,许一晨就在他们的话题中消失了。米诺说,她知道,姚安不爱她,所以她再等,她有一种感觉,我一定会来的。毕竟,这样的16年一生只有这么一次,谁都不可能轻易的去放弃。然后我来了,她就把姚安还给我。我强忍着泪水,不敢去看米诺的眼。我很想说,我很想要,但如果我和姚安的感情要靠米诺的牺牲才能圆满,那么我宁愿不要。是米诺一心一意照顾着初来广州的姚安,是她用自己的双腿换来了姚安的平安,许一晨不能这么自私。我望着她睡衣下边空空的裤管,那颗因为姚安动荡了15多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我告诉米诺,我和姚安的感情不是那种俗气的男女关系,我们……是那种亲如一家的感情,无人可以替代。我还说,我有男朋友,他叫魏子昂,是所有人都羡慕的“高富帅”。

  为了让米诺更加相信我说的话,我颤抖着手拨通了魏子昂的电话,我说:亲爱的,你来广州接我吧。电话那边的魏子昂显然被我吓到了,啊了一声之后再没有动静,我怕魏子昂会说出什么穿帮的话,急匆匆的说了一句:我等你。然后就挂了电话。魏子昂一直打来,我一直按,到最后,他最终放弃,给我发来一条信息:亲爱的,你等我。我哑然失笑,魏子昂比我还会演戏,我把信息给米诺看,她这才舒心的笑了起来。一切的一切,就在这条短信的到来结束。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却感觉轻松了很多。虽然想起曾经依然会痛,虽然我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轻易把姚安留给我的记忆和影响在我的生命中轻松地删除。但我努力去做了。早上6点,我收到魏子昂的信息:许一晨,我到火车站了。

  见到魏子昂,我的眼泪就再没能忍住,扑在他怀里失声痛哭。我说:我什么都没了。魏子昂叹了口气,无奈的说:许一晨,青春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像戏子,到最后都是一场空,不管抓得到的还是抓不到的都没了。那时候,魏子昂似乎早已经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对姚安只字不提,只是一个劲的安慰我,他说:许一晨,无论你发生什么事,我都在。然后我就哭到不能行,我说魏子昂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堂堂一董事长的儿子,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子。他拿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放在我的眼前:你看,你连哭的时候都这么好看。我破涕为笑,大骂着魏子昂不正经。

  我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男朋友知道吗?魏子昂不满的挑了挑眉:知道啦,但是你要配合知道吗?在我还没反映过来,他一把牵过我的手,向前走去。我抬头看见魏子昂帅气的侧脸,正在甜甜的笑着,准备说什么却终究没说,也就由他去了。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姚安正在喂米诺早餐,我的一颗心缓缓的沉了下去,魏子昂握着我的手不免有些紧了紧。我低下头逼回眼里的雾气,再抬头的时候早已换上了笑容,我说:这就是魏子昂。米诺第一反应就是盯着姚安看,没有什么反应,不笑也不恼,平平常常,然后像是放心了般的转过头来:你就是一晨的男朋友啊。姚安只是笑了笑,魏子昂很场面的应付着,然后大家都没了话,气氛不免有些尴尬。后来,是米诺说:今天一晨和他男朋友都在,我就不出摊了,一起去玩吧。

  没有一个人愿意把自己心爱的东西让给别人,包括我,包括米诺,我们就算是再无私奉献的人,也要看奉献的什么对象是什么。不过,我也知道,即使我真的从米诺手里接过姚安,他也不会再回到我身边的,有些事,一瞬间的错过就是一辈子。而且,我看的出来,姚安对米诺真的很用心。这个世界,很多东西也是可以用来交换的,米诺的双腿交换来她和姚安的厮守,魏子昂的角色扮演换来我以后不能在对姚安有非分之想。其实我知道,魏子昂是不想让我难过,我没有说,我很感动。

  我没有勇气去见证你们的幸福

  我现在需要把我想说的话全部说出来。姚安的名字鼓胀着我的心胸,我看着他好看的侧脸,心里半是温柔,半是绝望。我说,小时候你把我推到地上我受伤之后,其实我想哭来着,但我不想输给你。你把酸奶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想拿来着,但是放不下面子。我和小黎打架你帮我挨住的那一次,我自己偷偷的在被窝里哭了好久……说了好多好多,从我们小时候说到我去上大学,然后我哽住了,眼泪流到了嘴里,很咸涩。最后我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然后起身拍拍屁股,去找魏子昂。风凉凉地吹,吹得人迎风流泪。我没有拿纸巾,只好用袖子胡乱地抹抹脸。其实,我还想问,许小乔说的话你就那么在意吗?却终究没问出口。因为,我也不确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我们现在这般陌生。

  长大后,许小乔似乎很反对我和姚安在一起。在我去哈尔滨那天,许小乔当着我们的面说:等你大学毕业了,妈妈给你找个好工作,在找个好对象,这样你以后就不会受苦了。其实,很平常的一句母亲对自己孩子关心的话,听进我这里却那样的刺耳,然后我看见,姚安的眼神里有什么东西灭了。从小到大,姚安从来没说过喜欢我,只是一个劲的对我很好很好,后来,我走了。也许是时间,距离,或许他很忙,总之一切的一切,我们疏远了。我理解许小乔,世界上,没有会伤害自己女儿的妈妈,她只是在用自己特殊的方式保护着我。但这种方式,似乎有些残忍了。#p#分页标题#e#

  魏子昂把面端到我面前,坐了很久都不知道说什么,终究还是他先开口:你就那么喜欢姚安吗?我的动作很明显的顿滞了一下,没有回答。魏子昂的声音明显弱了下来:许一晨,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眼看我一眼呢?碗里的热气扑到脸上,我低下头,让这水汽熏红眼睛,这样感动。魏子昂出门了,有些话只能在短信里说,他说:即使有人打碎了你的心,总还是会有人,愿意修补好它。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条短信,我笑了,笑的泪流满面。

  姚安说:我准备和米诺结婚了。我笑笑,那很好啊,却在这时想起一句很俗的话,只是那句话如今听起来却很悲凉,你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姚安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许一晨,在遇见你之前,我还是一张白纸,而你只不过在纸上写了一个字,我的内心便青草张扬。你就像一杯毒酒,化成百转柔肠,吞下去烧的我无处可去。我的心快速的抽动了一下,怔怔的望着姚安。他一记暴吏打过来:你丫的这么花痴看着我干嘛,请不要误会,我这是在练习表白,前面的名字换一下,换成米诺。心尖像被小蜜蜂蜇了一下,然后心脏开始迅速膨胀。姚安的下巴一上一下,我回头一看,是魏子昂来了。我强作欢颜鄙视的瞥了一眼姚安,挽着魏子昂的胳膊转身离开。有一瞬间,我真的以为那是属于姚安对我对白。

  这两年是米诺一直陪着我,我也应该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了。姚安说这话的时候,米诺娇羞的依偎他的怀里。你看,我们演绎了16年的青春,被别人的两年就换来了结局。有一句很文艺的话,用在这里真的很合适:我把最好的爱都给你,你却把最悲伤的结局留给我继续。

  姚安和米诺婚礼的那天,我让魏子昂帮我送上了礼物,一个人回到了小南县。我还是没有勇气去亲眼见证他们的幸福。礼物很简单,只是一个酸奶瓶,我离开孤儿院时姚安给我的。我们把里边的过期奶倒掉,洗干净刻上字:姚安长大了会娶许一晨为新娘。我再没有流泪,此时,我才知道,因为爱上了姚安,才爱上了寂寞。因为爱上了寂寞,我才知道,爱情,不过是一朵寂寞的烟花。只是,这朵烟花绽放的有些过久。16年,消耗了16年的燃料才明白,刻在我和姚安心间的是曾经心照不宣,我们都是不勇敢的人。

  那份不能言的爱

  许一晨走了,没有来参加我和米诺的婚礼,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魏子昂把那个刻有年幼誓言的酸奶瓶子给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留下了眼泪。良久,我把它扔进了垃圾桶,也包括我们在一起的所有记忆,我说:你去找她吧,她需要你陪在他身边。魏子昂愣愣的站在我对面,仰着头说:这次她可能会真正学会放下。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转身的时候,我的心口一阵阵的疼痛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每一个选择也有自己一定的原因。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和许一晨在她踏上哈尔滨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是这样的结局,而且,米诺现在是我的新娘。当米诺满身是血的躺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害怕失去她的讯号蔓延了整个身体,内心的疼痛突然泛滥起来,刀割一般的疼。我紧紧的抱住她,一路狂奔到医院,那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她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如果,不是我喝醉,现在的米诺就不会躺在里边,她说了,也做到了,她爱我真的可以付出生命。在车驶向我的那一刹那,一切都尘埃落定,属于我的爱情,也随之而来了。医生告诉我,两条腿保不住了,下肢被截,以后只能靠拐杖轮椅了。

  在许一晨来广州之前,魏子昂就已经来过。其实许一晨不知道,我和魏子昂早就在网上开始联系,魏子昂那么在意许一晨的一举一动,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我的存在。魏子昂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必须对许一晨好,而我最多的时候就是沉默。然后他为了自己爱着的,那个她心里却爱着别人的许一晨,亲自跑到广州来找我。径直跑到我身边打了我一拳: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你知不知道一晨现在有多难过,你到底为了什么要抛弃她对你的感情。我什么都没说,把魏子昂领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手指点着那个坐着轮椅卖煎饼却依然充满笑容的女孩子:她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如果,你是我,你会怎样做?良久,他才开口说话,语气里满是愧疚:我懂了。我拍拍魏子昂的肩膀,深沉的告诉他,不要让许一晨知道这些,因为在相处的日子里,我的心里早已经有了米诺的影子。魏子昂走了,我哭了好久好久,看着轮椅上的米诺,我知道我的责任是什么。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和许一晨之间终有很多东西改变了,思念随着时光渐渐没有了力气,爱也失去了原有的光芒。

  几个月后,许一晨给我发了条信息。那是我和米诺结婚后第一次联系,我注视着屏幕的双眼突然间就充满了泪水:哥,我真心的祝你和嫂子幸福。她终究释然了,也习惯了,习惯了拥有魏子昂的日子。

  那些藏在酸奶里的纯白时光,终究是我和许一晨的过往,而米诺,才是我的天堂。有一首歌,《不够勇敢》,歌词里这样唱到:守在你身边/看你每一个笑脸/笑得那么甜/是他给了你誓言/不敢有埋怨/都是我心甘情愿/或许有一天我的爱你能看见/一天一天你渐渐走远/我却像空气被忽略/只怪我的爱不够勇敢/一直沉默地做你的依赖/让一切石沉大海……

文章标题: 藏在酸奶里的纯白时光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gushi/4548.html

[藏在酸奶里的纯白时光]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