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文章正文

青春期事件

时间: 2020-01-05 08:32:41 | 作者:莫无言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8次

青春期事件

  雨子。

  雨子的位子在窗户边,窗户外边在下雨,天像是吃了学校食堂的食物消化不良,这下便向大地排泄。雨子看着窗外黑洞洞的,想水是可以洗净黑垢的,却没想水也会和黑垢同流合污从而变成脏水,除开冲厕所其余没什么用。但想归想烛归烛,雨子还是享受到了雨水带来的益处。这个南方小镇的初秋还是有一股燥热,而这秋雨缓解了这燥热。也缓解了雨子的燥热。空气里充满着泥巴的味道让雨子想到外面而不是做这听数学课。现在是晚自习,就像某些挂名某名牌大学的教授一样,晚自习也只是个名,利用它的是老师,受利的是学生,学生受利考上了好的大学老师也可获利--正体现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道理。数学老师现在正在奋力体现。而属于不会类的雨子却在听歌,她想这样的话就不会累,时间也过的快一些。

  雨子之所以想时间过的飞一样的一是因为上课上的难受,二是因为下课放学后她男朋友会来接她,在这之前因他目无师长,过于轻狂,无视规章,过于自由,被学校勒令退学了--差一点,现在回来了并要要今天晚上送她回家。这段分开的日子让他们产生了距离产生了美,这种所谓的距离美实际就是短距离短时间分开导致的不习惯,导致的想念。雨子正想着,想着想着手机也响了,是她男朋友古月的短信:雨子,下雨了,我去拿伞,放学后等我。雨子看后甜甜一笑,回了个恩字后抬头看老师动静,结果吓一大跳--老师正坐在她旁边,她同桌在黑板上写题……

  下课后雨也一直在下,雨子走下楼梯远远的便看见对边教学楼下的古月并开始奔月,谁知道奔错了--那人貌似古月,是以前的同学,叫高见。高见眼尖,早看见雨子朝自己奔驰,脸上也已经自动调出一个自以为是迷人的笑,等她一接近自己便献上问:嘿,你没带伞啊?就是恨不能直接就献上吻。

  雨子回答,噢,每想到,天气预报突然准了。说完开始张望,寻找古月。

  高见这时候开口,那--我送你回去吧?

  雨子没把这句话理解透彻。中庸的答到,哦。

  高见听到个哦字,又看雨子没走的意思,阏的好象学校答应退给学生的钱,答应与退之间隔了条银河,牛郎织女相遇遥遥无期。

  人群经历了开闸泄洪后真的人潮如流了--流走了。雨子也由张望变成了失望,一看旁边的高见,记起了什么似的,只好对高见不好意思的笑笑,高见马上报以大方的笑笑--一笑大方。不过,百转千回后百折不挠的高见也终于如愿和雨子走进了雨幕,路上雨子化身沉默的羔羊,高见一肚子话却上不到嘴巴,只在那欲说还休。后来还是雨子按捺下去无奈率先打破沉默,天好象有点冷。刚说完,一阵风吹过,像是肯定雨子的话,高见听完话吹完风想发扬绅士风度给雨子披见衣服,无奈身上只有件T-恤,脱掉就只剩皮了,只好说是啊。说完一脚踩在一块松动的地板砖上溅出污水洒了两个人一裤子,雨子啊的一声往旁边跳去,仿佛一条就能甩开已经溅到裤子上的污水,结果却离开了伞的保护范围淋了雨。

  高见赶忙把伞撑过去说,不好意思,让你湿了。

  雨子抬头说,什么湿了,你才湿了。

  高见老实回答,是,我也湿了。

  雨子说,滚。说完后被气笑了。

  气氛终于不在不尴不尬,高见找回语感,和雨子开始说笑。既然气氛缓和了人也暖和了,雨子家也就到了。雨子望着楼上自己家中的一片漆黑,原本明亮了点点的心像是划亮的火柴棍撑不了多久便灭掉陷入黑暗。

  雨子说,我家没人我不想这么早回去。

  高见说,我家有人我想和你在一起。

  雨子笑,我想找个地方坐会。

  高见陪笑,我知道有个地方,在另一头,学校那边方向。

  雨子说,打车去吧。

  高见估摸着口袋里的几个钱说,好。

  雨子和高见上了辆车,这时雨已停,坐在车上的雨子闷,就摇开了车窗,清新的空气迎面浇来,雨子闷变成雨子爽。车路过学校前的路口时红灯,高见拿出打火机和烟盒,这个过程中不小心把打火机给掉车坐位底下了,雨子便弯下腰去捡,高见闻到了雨子的发香,闻的正香的时候突然看见车窗外不远处古月正站在那盯着这。盯的高见差点又把烟盒给掉下去。好在这个时候车开了。

  雨子问高见,怎么了?跟见你爸似的?

  高见接过打火机,摁了半天把烟点上吸了一口后说,没事,心里想,妈的,豁出去了。

  后来,雨子再没开心起来。先是手机没了,然后是古月没了,最后是家没了--不,家不能说没了,只能说没人了,人都去赌了。

  雨子喝下一大口啤酒看着坐对面的高见,突然问到,你喜欢钱吗?

  事发突然,高见带着亢奋,严肃道:喜欢。原来,高见把“你喜欢钱吗?”听成了“你喜欢我吗?”

  须臾,雨子自言自语,人生是什么?一些钱吗?

  高见这回听清了,面对这个充满哲理性的问题,高见答,我不知道,但钱很重要。

  雨子听完便不在说话,只顾喝酒。雨子是女子,酒量不大,不大一会就喝不下去了。高见也喝的有点高,他有点晃荡的站起来说,我回去,送你。

  雨子说,回哪?

  高见打了个酒嗝才继续说,家,你家。说完扶着雨子结帐走人上车,车上高见看着靠自己肩膀上的雨子,越看越觉得好看,路灯有一搭没一搭的映在雨子的脸上,是那种撩人心弦的境界,高见的心弦被撩起老高,终于把持不住,借着酒性把头侧过去开始乱性,雨子含含糊糊的接着高见的吻。饱暖思淫欲酒后乱性说的一点没错。下了车后,他们抬头仰望雨子家,然后雨子失望的低下头头说,看样子他们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高见一听马上说,那我先送你上去。说完拉住雨子的手就想走,雨子想说不用,可一阵酒意却先冲上来让雨子没说出口,这时高见已经迈出第一步,这一步没长眼睛一下踩在一大泥坑里,高见重心不稳到地,雨子被他连锁反应也下了水。两人一身污水,除开冲厕所其余没什么用。

  高见起身艰难,但还是艰难起身拉起雨子说,这下,让你全湿了。

  雨子说,滚,上楼。说完,两人走了上去(MeiWenCom.Cn)。#p#分页标题#e#

  进屋后雨子让高见去浴室换身她爸的衣服,她现在帮他去拿。高见听后内心激动,恨这里不是日本别俯温泉。表面却平静的说,好--我先去浴室。雨子来到她爸妈的房间帮高见找衣服,打开衣柜一盒避孕套先掉了出来,雨子不予理会,拿了衣服走到浴室门口对高见说衣服在门外边。高见一听见马上出现在门外边,吓雨子一跳,跳完后把衣服一扔回头走向自己房间。简单的理了下衣服,准备等高见走了在好好洗个澡舒服的睡一觉。突然又想起那盒避孕套,觉得还是放回原处的好,就过去捡,刚拿手上就听见开门的声音,雨子头一下就大了--爸妈回来了?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完了。雨子赶忙把避孕套往衣柜里一塞--结果没塞好掉了出来,雨子伸手去接又没接稳手还一打反而把一和避孕套打成了散装的,雨子没工夫惊讶自己的散打技术高超,又急忙弯下腰一个个捡,脑子里像打碎的鸡蛋一片混乱。一阵酒意也趁热闹涌上来凑热闹。

  你在干什么?雨子爸的声音响起,雨子虽然预了热,但还是被吓了跳,呆在那里不会动了。雨子爸看见雨子手上的避孕套刚想发问,另一个问声先夺人:雨子你看我穿这身还行吗?高见从浴室走出来大声问到……

  古月。

  雨子,下雨了,我去拿伞,放学后等我。古月站在教室门口和雨子发了条短信,整理了下头发,向寝室出发拿伞准备送雨子回家。古月他父母今天请学校领导吃了个饭,饭桌上,领导对古月父母说,其实古月这孩子吧,聪明是聪明的紧,就是这个性格上有点散漫,现在啊,经过学校讨论,虽然他这个问题是有,但只要能把握好啊,还是个优秀学生地,恩,那个他现在已经去学校上课了吧?古月父母点点头,笑了笑,校领导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那就好,那就好,那就这样了吧。我们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走了。说完起身拿上包还客套了几句就离开了,似是要赶往下个古月父母的饭桌一样,古月父母送走他们后叹息一声,不知是为钱,还是为古月。

  唉!古月看着漆黑的夜空,听见雨点落下的声音,感觉似是有只巨大的蚕不知藏在什么地方正疯狂的吞噬着天空这片被染黑的叶,蚕吃完了黑夜才肯结束而迎来晨曦的光。感觉完后,古月便发出“唉”--白了又黑黑了又白什么时候是个头?但黑归黑想归想,古月现在要做的是去寝室拿伞,他来到宿舍楼下见大门关着便去门卫室敲门,老黄,老黄!门里先是传来狗叫,再传出老黄的声音,叫死,叫一晚上了,接着门卫室门打开,老黄看见古月惊异他的出现:今天怎么了?以前不到我锁门你回不来,几天没看见我门还没开你就回了?

  古月对老黄的惦记平淡说,恩,来拿东西。

  老黄自己讨了个没趣去找钥匙开大门,古月从门卫室进去,脚上的球鞋太重,踏碎两个脆薄的梦--古月来到自己寝室打开灯看见两个人--两个贼。

  你们干什么?古月沉声问。

  两个贼先愣了愣,其中一个反应过来镇定道,没干什么,拿点东西。

  拿什么东西。古月站在门口不依不饶。

  贼说帮个同学不关你事你走开。

  古月堵门说,那个箱子是我的。说完指指贼拿东西的箱子。

  贼一听,这下镇不下了,便拿出一把钳子当武器威胁古月,你他妈不想死就快让开!

  古月一见有武器,马上配合的侧开身子,贼老大心中暗松口气,快速走了出去,贼老二在后面紧跟,但太紧张没跟紧,离贼老大有段距离,他穿过古月旁边的时候古月出手,一只手臂抡在贼老二的脖子上箍死,一只嘴分贝全开大吼:啊!抓小偷啊!分贝之大威震全楼,所有的声控灯全部打亮。贼老大一见这么多灯顾不上贼老二撒腿就跑,也没把武器借给贼老二,老二没武器,只好手乱舞,古月忽略乱舞的手,只顾死死的念紧箍咒,等待援兵。这时在门卫室的援兵老黄听见声音已经拿了手电筒往楼上赶,刚上一楼就看见一个人冲下来边冲边喊,叔--。老黄定睛一看,真是自己侄子,平常在外面混,居然今天混到学校里来了。小黄看见老黄也就看到了援兵,上气不接下气的对老黄说,叔,你得要帮帮帮我。我还有个兄弟在上面,我……老黄打断小黄的话说,你怎么搞的?搞到我这里来了?啊?算算算了,先走先走,我上去看看在说。小黄一听,如蒙大赦,飞快消失。老黄从容上楼寻声而去,这时候古月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只是死命箍住。他相信老黄--他的援兵马上就要来了。

  老黄也如古月所想来了,手电筒一照两人,走过去抓住古月的手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没下课跑上来干什么!贼老二一见机会来了死死抓住机会张开大嘴一口咬在古月手臂,古月吃了痛手一松,贼老二就获得了自由。古月愤怒的看了一眼不抓贼抓抓贼的老黄,低骂一句妈的就要去追,手却又被老黄抓住,古月气极手用里一甩打在老黄下巴上,老黄也吃了痛手一松,古月获得自由如箭离弦,刚离开两步又听见老黄劈头盖脸的一句:偷了东西想跑去哪啊?

  古月这支离弦的箭立在原地,铃声在这时响起,响的古月脑中一片混乱,像打碎的鸭蛋。古月转过身来问老黄,我偷了东西去哪?……

  等古月从寝室楼出来,身份已是小偷,寝室掉的东西全算在了自己的头上。本来是出不来要关在学校门卫室的,还是老黄大恩一开,说古月走也走不到哪去,明天上报学校让学校来处理就是,现在不用管,跑就跑了,丢不掉。当时其他学生见和小贼英勇搏斗伤了下巴的老黄都这么说了,汇报好个自的损失也就各自散了。

  古月出寝室楼的时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望着乌鸦毛一样黑的夜空,古月心如死灰,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人要这样,他也没力气搞明白了,像古罗马斗兽场里的困兽,好不容易打败一只兽,却还要面队人类的屠杀,他斗累了,斗不过了,行尸一样的走在路上,心里想怎么办呢?寝室不可能回去,家太远了也没有理由回,明天会是什么样该怎么办呢?兴许爸妈认识的领导会出面帮忙吧,也许也不会,这太丢面子。唉,不会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事情更坏的情况了。古月刚刚这样想着,却看见对面车上雨子向高见怀里靠去……

  结个局

  殉丽的残杀开始啮噬,内心的搅动开始膨胀,这块幕布里的人的妍媸,各种被损伤的情欲都布满大脑不肯平服,像不倒翁按奈下去又竖上来,反而摇晃的厉害。雨子和古月两个人产生了更远的距离--雨子转学古月退学,距离也产生了它真正的作用--疏远。秋末,雨子在一一堆几何体中穿行,然后突然肚痛,寻觅良久,终寻得一公共厕所,正要进去的时候竟看见古月从里面出来,古月一见是雨子一愣,却又淡淡的说,真是巧。就像表面平静的海洋只在里面暗流汹涌。雨子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冲进了女厕所。古月帮雨子付了钱站在那想要不要在这里等雨子出来呢?等,但刚才看雨子的样子好象急着进去躲着自己,不等,自己过两天就要走了,下一次再见不知道又要是什么时候了。雨子在里面正后悔自己乱吃东西把肚子吃坏,刚才急的连话都说不出。也不想不吃坏肚子就遇不到古月了,现在,雨子只想古月能等她出来。古月等了一个小便用的的时间,叹了口气想雨子不会想看到自己吧,想完挪了脚,落寞的身影渐渐消融在广大的人群里。#p#分页标题#e#

文章标题: 青春期事件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gushi/49655.html

[青春期事件]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