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文章正文

黑与白

时间: 2020-01-14 08:36:09 | 作者:世外闲君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3次

黑与白

  “你为什么总穿成黑色?”如轻看着立在身旁有如一道暗影般的人问道。

  “那你为什么总穿成白?”他反问道。

  为了能做你这暗影旁的白光,让你看到你的身旁还有一个我。但她只是沉默,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告诉自己,因为她还没有这个资格。

  “明日一场,将是毁天灭地,你该回去,这本不该牵扯到你。”他低沉的声音继续飘进她的耳朵。

  “不,我不想。我不怕死。”

  “不怕死?这不是你能死的理由,我会着人将你送回,那是你本该待的地方。”他的手紧紧拽着她的臂膊。

  是啊,那本该是她待的地方。她本是人世再普通不过的姑娘,内向文静,三好学生。可只因一人在学校实验室中练习化学实验时,不知哪出了差错爆裂开来,她并不觉得害怕,只是很自然平静的接受死亡或者伤残。

  但她没有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醒了过来。她正躺在一间木屋里,窗外是明媚的金黄树叶,原来这木屋是建在了一株不知道有多大的梧桐树里。她想,或许自己是死了的,这里是死后的天堂。她向来习惯了接受不可改变的事实。

  “你醒了,身体有觉着疼么?”当她正在看那明媚秋色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后问道。

  她愕然回头,只看到如鬼般的黑影。“你~你是谁?”她一条腿已经跨上了窗,如果是什么恐怖的东西,那她就跳下去。

  没有听到回答,只感到一股旋风将她席卷,耳边是沙沙的树叶声,然后是脚踏平地的充实。她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搂在怀里。有温热的体温,那应该不是鬼,自己好像也还活着。

  背上的手臂离开,她眼前一片明亮。抬头正撞上一双眼,漆黑透亮,好像冬天被雪包围的河流。但尽管在这明亮的天光下,还是看不见他的脸,他身上罩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黑的没有任何反光。

  “你是谁?这又是哪里?”她再次问道。

  “这件事是我们的错,突访人界时误伤了你。你被炸成碎片,要想救活你,只能带你回来。现在你身体虽然已经合好,但魂魄还处于离合状态,你在这还要多待些时候,等完全好转,自会送你回去。”声音依旧低沉。

  她倒是没有生气,点了点头。“那这里是哪里?你是什么人?”

  “你不需要知道这是哪,也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等你回去后一切都会忘记。”

  她依旧顺从的点头。随遇而安是她生活的宗旨。

  这里很美,不是金黄的一片,就是粉霞的一片,好像同时拥有春天和秋天,是她最喜欢的两个季节。脚下是绿茵的草地,和茂盛的满天星。可是走在这其中的人只有他们两个。他说其余人都只在夜间出来,所以她看不到。她点头,她挺喜欢这样的时光,美如世外仙境的天地间,只有她和他,这是很美的偶像剧。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不知道自己的魂魄有没有修复好,但她好像不怎么急着想要回去,而他也没有提要让她回去的事。

  “我叫云如轻,你叫什么呢?”她蹲下身捡起一片落叶,佯装随意的问道。心里却很紧张期待。

  沉默让她很是沮丧。

  “问凛,我的名字。”好半天,他才低沉的答道。

  只这短短的一句话,却在她心中搅起惊涛骇浪,她知道,自己喜欢他,虽然从未看过他的脸,但她依然喜欢他。她暗暗发誓,自己要永远留在这里,在他身边。

  可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琥珀色的天空化作蜜蜡色,万物一夜之间全部凋零,只剩树桠上密密麻麻的木屋。

  “奸细作乱,摧毁了我们的界源,一场浩劫不可避免,怕是谁都逃不了,你该回去了。”他对她说。

  她没有回答,就这么拖了几天。但终究还是拖不住。

  “我可以回去,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她抬头问道。

  问凛顿了顿,伸手慢慢扯下斗篷的帽子。米白色的肌肤仿佛漾着一层光晕,细长浓黑的眉正如她的想象。双眼在雪肤映衬下更加漆黑透亮,坚挺的鼻,浅薄的唇,勾勒出一张清秀完美的脸。

  “可不可以让我记住你。”

  他眼睫闪了闪,“不可以。”

  他一抬手,她身边就出现了两个人,又是一道旋风,她出现在一片白光前:那是通往人世的界道。

  她不想踏进去,她想要叛逆一次。

  问凛换上他的战甲,那件黑色斗篷随着她的离去已经不需要了。

  当属下带着支离破碎的她到他面前时,他并没有觉着如何。只是用自己的灵力一点一点将她修复,却也好像将她修进了自己那空旷的心里。那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纤瘦女孩儿,白净的圆脸上总挂着一抹淡然的笑。面对她让他实在觉着修复魂魄的方法是对她的亵渎。

  但他想要看看她醒来的样子,是怎样的灵动可爱。他更不想让她死去。

  修复魂魄之法,便是阴阳交合。以魂修魂。这让他更加喜欢她。

  她醒来后的表现真的很可爱。她问他是谁,他很想告诉她,可他知道,她未必肯留下来的,既然迟早要将他忘记,倒不如不告诉她。

  问她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时,她说白色的衣裙,她很喜欢白色,这让他很想问一问为什么。但他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其实他不太喜欢黑色,觉得黑色不好看。但当看见她时,他觉得挺好,在她身边很像她的影子,让他觉得和她好像是一体的。

  每次在她熟睡后他便会来找她,为她修复魂魄。当她已经完全复原后,他却不敢和她说,他无法接受她的离去。但庆幸的是,她并没有要急着回去的样子。他想或许她已经愿意呆在这了。当她随意说出自己的名字和问他的名字时,喜悦仿佛冲出他的头脑,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好久才愣愣的回答。

  可是美好的日子并不久,族里出了奸细,趁他坠入情网时毁掉了界源,这意味着整个界族会在短时间内被其他界族瓜分。但他们是有气节的,即使无法逆转,也要死得漂亮。这意味着她要离开,他不想让她死。可是她却不回答。

  今天已是最后时刻,他必须将她送回人界去。他还没说话,她便突然问了那个他也一直想问的问题。

  他没有回答,怕她会笑话他,他不知道她喜不喜欢自己。如果知道自己对她做的事会不会讨厌他,恨他。

  他也问她同样的问题,但她也没有回答,不知道是因为和自己赌气不说,还是根本就不想告诉自己。

  他再次劝她回去。她的回答让他欣喜,却也不安。她喜欢这里,才不愿回去。可是她必须回去,他不能让她死。

  她还是很顺从的答应了,但提出想看他的脸。只要她回去,让他做什么都行。

  天空蜜蜡般的颜

#p#副标题#e#

  色已慢慢化作暗灰,其中隐约可见其他界族的战士身影。

  他怒喝一声,飞身直冲上去,身后战属瞬间显现,随身而上。

  云如轻在一棵树干后探出头来,头顶是绚烂的流光交错,很美,但里面发出的惨叫与不时落下的尸体让她无法去欣赏这充满死亡气息的美。

  远处一具尸体仿佛动了动,那或许代表他(她)还没死。绕过一具具尸体,来到那人面前,是个漂亮的女孩儿。

()

  “喂,你还活着吗?”她轻轻摇了摇她问道。

  “嗯。”她几乎是从鼻中发出的声音。

  “我要怎么救你?”她问道。

  女孩儿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她将耳朵贴了上去。就在这时问凛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云如轻吓了一跳,这时却见那女孩儿好像扑倒的不倒翁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皮肤开始破裂,恢复他的本身,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

  “没想到,你这居然还藏着个凡人,把她献出来,本界可以不亡你族。”邪西露出贪婪的笑容道,如此美味他可不想错过。

  云如轻只觉头皮发麻,向问凛身后躲去。问凛皱着眉头,云如轻居然没有离开,现在又被邪西发现她的存在,自己可能真的保不住她了。

  邪西定定的看着他,“怎么样,这很划算,一条命和整个界族的命,你知道该怎么选择。”

  是的,再清楚不过的选择,他很爱如轻,但更爱他的族人。可是如果要以牺牲别人的生命来苟活,那不是他们界族做的出来的事。

  “你不用说了,要来就来个痛快!”

  “等等!”云如轻从问凛身后跳出来,“左右都是死,我愿意以命换命。”

  “不可以!”问凛一把将她拉回。

  邪西看着表现幼稚的两人冷笑了两声,“好了没有,本界可没有如此好的耐心陪你们玩儿。”

  “我说过了,这条命你想怎么就怎么,不用管他。”云如轻挣脱问凛,对他道,“但愿你能说到做到。”

  邪西耸耸肩,“当然。”

  “你要是敢动她分毫,我绝对会杀了你!”问凛冷声道。

  “你不要废话了,我的命是我自己的,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只要能在你心里留下痕迹。云如轻将剩下的话咽在心里。

  问凛愣了愣,的确,他有什么资格去干涉她。可这并不是能让她牺牲的理由。他看着邪西,“你如果敢吃她,我会立刻下手杀了你,你可想好了,我们就离得这么近,你逃不了。”

  邪西抱着手臂跳着手指,对云如轻道,“你也听到了,这样本界可没法下手。你自己动手吧,把心剜出来。”说完扔给她一把匕首。

  云如轻吓了一跳,成功躲过了匕首。她虽然不怕死,但绝对很怕痛,自杀她可做不到。“那个,你要吃就吃,来个痛快的,我怕,怕疼。”

  邪西被这回答戳中笑点,笑得花枝乱颤。问凛看准时机手中虚无之间以显现一把利剑向他刺去……

  云如轻看着直穿胸膛的利剑,鲜血顺着剑锋染透她的白衣……

  邪西冷笑,“这样多快。”抬腿一脚将问凛踹飞几丈远,左手从背后轻易的抓出云如轻的心脏。“可惜,都刺烂了,勉强入口吧。”评价完作两口便将它吞下,还十分可怖的舔了舔唇。

  看着远处吐着血爬起的问凛道,“放心,我邪西说话向来算数,这一次便放过你们界族,但本界很快又会回来的。”在问凛向他扑来时迅速闪回天空,留下狂妄的笑声回荡。

  “长界,云姑娘已经牺牲,其他界族还会再犯,我们应立即做好再战的准备,也好为云姑娘报仇啊。”

  “如轻以自己的命换回你们的命,自然要好好珍惜,其余的都交给本界吧。”

  界源处,问凛以自身心元结成新的界源笼罩于界族之上。抱着苍白冰冷的云如轻,“再无什么牵挂,我可以坦然的说爱你。我们在人界相见好么?你依旧穿着白衣等我来找你,我不再做你的影子,只做你的爱人……”

  “我爱你,问凛……”当他被踢飞时听到她的低吟,那是此生最幸福的时刻。

  错过的已错过,但绝不会再次上演。他抱着她一起化作轻烟。

  深秋的梧桐点亮公园的街道,尤思穿着白色的大衣十分享受的踩着脚下的落叶。前方一棵树下,立着一道黑影,准确的说是穿着黑色风衣的人,正举着相机拍照,画面极是美好。

  尤思不自觉的浮起微笑,抬起双手比出相框将那人收入框中。黑影慢慢转过身来,她慢慢放下手……

文章标题: 黑与白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gushi/52313.html
文章标签:黑与白  黑与白  世外闲君

[黑与白]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