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文章正文

相濡

时间: 2020-01-18 15:31:52 | 作者:a513682576a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83次

相濡

  清雪轻轻抬头,阳光正耀眼,这样的天气有多久没有遇见了呢?清雪想了想。自从溪南走了之后,似乎自己再也没有这么出来晒太阳了。溪南,你现在在哪里,你还好吗?

  三月天里,已经没有了满树的繁花,绿叶似乎代替了所有的花朵盛放。那一株溪南最喜欢的桃花,已经落败,不管清雪怎么想去挽回,都已经没有让昨天回来的可能了吧。

  似乎看到清雪出来晒太阳最开心的要数莲姨了。清雪的妈妈也就是莲姨的妹妹,在清雪只有几个月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清雪,和清雪的爸爸去外地工作,只留下清雪和莲姨还有年迈的奶奶。清雪自小就很明白家里的情况,所以在别的女孩哭闹着要新衣服和洋娃娃的时候,清雪只是陪奶奶坐在太阳底下晒太阳。当时晒太阳的还有溪南。

  奶奶已经走了好久了,清雪清楚的记得奶奶走的时候紧紧抓着清雪的手,要她不要走她妈妈的老路,清雪哭着答应了,却不明白奶奶口中的老路指的是什么。他们对她提及的关于她父母的东西太少太少,以至于当清雪的妈妈回来的时候清雪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陌生的女人。她只是低下头,一如既往的不说话。

  太阳已经爬的老高了,清雪不由得想拿掉披在身上的衣服,这样温暖的时候,溪南应该已经回来了吧,他总是回来的那么晚,让人担心,可每当你想要怒骂他几句的时候,他又会从身后变出来礼物,让你的气一下子就消得无隐无踪。

  终归还是在想念他,清雪摇摇头,这样的自己怎么好呢?不能这样,溪南已经离开了,虽然已经不记得他离开的具体情况,但是每次只要一想起来,头就止不住的疼。渐渐的清雪喜欢上了这头疼的感觉,至少这样的感觉,能让她清楚的记起溪南的一切。

  就坐在摇椅上慢慢的摇着,思念渐渐飘到了远方。想起了从前他们幻想过的美好画面。那时候都还太年轻,也曾经为了一点点小事争执不休。每次都是溪南第一个过来安慰红了眼的清雪。那时候很纯粹,纯粹到不知道明天的到来意味着什么,纯粹到不明白明天到底能带来什么。理所当然的,清雪和溪南踏上了神圣的婚礼殿堂。不够华丽的简单的婚礼,清雪笑的如花般灿烂,溪南爱怜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清雪微红着脸颊,看着溪南,彼此在对望中,似乎看到了永远。

  可是,有的事情总不能给我们完满的结局。清雪慢慢起身,太阳已经没有了踪影,她转身回屋,溪南的照片摆在客厅中央,微笑的嘴角让清雪至今不敢相信溪南已经离开。

  溪南已经离开了49天,七天一个轮回,溪南,你是否看得见,你是否还能看见清雪哭红的眼。可是现在,谁的安慰都没有用了,清雪知道,溪南已经走了,只是自己一直无法接受罢了。

  清雪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出来了,她的眼泪早就随着溪南的离而干涸了。记得那天,溪南明明兴高采烈的出门,说要给清雪买粉礼物,而清雪也满心欢喜的想要告诉溪南一个好消息,等来等去,却只等回了溪南的尸体。溪南在给清雪买花的时候,一辆失控的货车冲向了正在买花的溪南,溪南没有看见,他只知道,那天是清雪和他结婚三个月的日子,他更不会知道,清雪想要告诉他的是,他们有了美好的期待,一个孩子,已经在清雪的腹中慢慢成长。

  清雪在溪南的照片前矗立良久,最终关门进去,谁也没看到,她进去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张溪南和她的照片,照片里,溪南微笑着揽她在怀里,她笑的放肆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文章标题: 相濡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gushi/53596.html
文章标签:相濡  相濡  a513682576a

[相濡]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