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失乐

时间: 2020-01-06 09:43:51 | 作者:31616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88次

失乐

  他失去了他生命中所有最重要的人。  爸爸妈妈在他生日那天带他去了游乐场。到了摩天轮,他的妈妈眼中露出了一丝怀念的神色:“我和你爸爸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啊。”爸爸揉了揉他的头,说:“你先在这里吃点甜品吧,我和你妈妈去坐摩天轮。”他嘟起嘴,气呼呼的说:“我也要去!”爸爸笑着弹了他一下:“臭小子,要去当电灯泡吗?”爸爸将一份冰激凌放在他面前:“在这里等我们,我们很快就回来。”  他笑着向父母告别。多年后,他真的后悔为什么没有再坚持一下。或许,就不会独留他一个人在世界上。毕竟,一家人在哪里都会开开心心的吧。  载有他父母的摩天轮舱在最高处掉落。缆绳在一瞬间断裂。他听到人们的惊呼声,向外看去,只听到一声轰然巨响。  他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警察和救护车的到来,看着血肉模糊的父母被载到医院,看着父母的心跳变成一条直线。他浑身冰冷。他的视野中,只剩下冰冷的灰白色。  他再也没有亲人了。他收拾了自己的背包,带上了父母死亡的赔偿金。迟疑了一下,还是带上了他和父母的最后一张合照。他离开了这个城市。那一年,他七岁。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夜幕降临。他找到一张长椅,躺在上面,用毛毯盖在了身上。他亲吻了一下他与父母的合照:“晚安,爸爸妈妈。”    睡梦中,他似乎感觉有一缕暖流覆在了脸上。他睁开眼,是一个老人。“你叫什么?来自哪里?”老人问。他不说话,只是防备的看着老人。老人温和的看着他:“别怕,孩子。”老人伸出手:“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为什么一个人待在这里?”他不说话。老人叹了口气:“走吧。换一个地方睡觉,睡在这里很容易感冒。”    他跟随着老人离开了。老人带他来到一扇高高的大门前,揉了揉他的头:“孩子,这里就是我的家。”他扬起头,灰色的大门上攀爬着藤蔓,在藤蔓之间掩藏着一块牌子:失乐园。    老人带他来到这里。失乐园是一所孤儿院,老人是这里的院长。院长早就看到了一对夫妻因为摩天轮失事死亡的新闻,知道他就是那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院长收留了他,他从此成了失乐园的一员。    他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父母的逝世让他变得成熟且坚毅。院长待他极好,他感觉心上那道巨大的伤痕正在缓缓愈合。他帮助院长打理着失乐园。渐渐的,他觉得失乐园就是自己的家,他眼中的世界正在一笔一笔的被绘上颜色。      他曾经仰起头,问院长:“为什么这里叫做失乐园?”院长叹息了一声:“没有人会愿意来到这里。”院长指了指一个女孩:“她因为心脏的问题被父母遗弃了。她注定活不过十二岁。”院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哀伤,“失乐园的名字就来源于这份不幸。”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十年过去了,他的眼中已充满颜色。      到了他的生日。院长知道了,拍了拍他,说:“走,今天我请你吃饭去!”他摆了摆手:“不用了。”毕竟,孤儿院的资金实在不是太宽裕。“失乐园的每个孩子都有这项待遇!”院长笑着看他。他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点了点头。      他的世界再一次失去了颜色。老院长躺在血泊中,那辆肇事的汽车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猩红的血在他的身边绽放出一朵妖娆而又凄美的花。血从额头划过,他浑然不觉。老院长的最后一句话是:“替我管理好失乐园吧……”      他昏了过去。醒来时,额角已留下一道抹不去的伤疤。他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一个人管理着失乐园,笑容已从他的脸上完全抹去。他代替老院长纠缠在各种利益之间,他宛若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眉眼间充满了冷漠。这个十八岁的少年,苦难和悲伤抹去了他所有的感情。      直到遇见她。      雨拍打着玻璃窗,留下一道一道黏腻的痕迹。他茫然的望着远处。秋天来了。他的父母,在秋天抛下他逝去。忽然,他看见门口的雨棚下似乎有一个身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吗?他拿起门边的伞,走了出去。      那是一个少女。她背对着他,她的后背已经被雨水淋湿,怀中还抱着一个书包,但她的身体还是坚定不移的挡在那里,像是在护着什么东西。他走过去,她护着一窝小小的野猫。      她回头,看见了他。她往后缩了缩:“对不起,我只是实在没有地方躲雨了,等雨停后我就离开。”他看着她,忽然想起了老院长收留他的那一天。“进屋躲雨吧。”他将伞向她挪了挪。“谢谢!”女孩站起了身,开心地笑了。他的心一动。多久,没有看到过这样开心的笑容了?      进了办公室,他随手拿出一条毛巾递给她。她接过,擦了擦已经淋湿的头发。他看她一眼:“为什么要保护那窝猫呢?你都被淋湿了。”她从毛巾里抬起头:“那窝小猫没有妈妈了。”她的眼中划过悲伤,“我刚才在马路上看见了一只和它们几乎一模一样的猫。”他叹了口气:“雨停了就回你自己的家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这一句话似乎触动了她的心,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他有些无措,拿了一张纸巾递给了她。他什么都没问,他知道,现在不是问她的最好时机。      她留在了失乐园。她温暖开朗,如同照入失乐园中的阳光。她的到来,使失乐园中的孩子们脸上露出了笑容。她十四岁,而他十八岁。他问过她叫什么名字,她轻轻一笑,在他的手上轻轻地写下三个字:“不知道。”末了,她抬头:“我都忘了我原来叫什么了。”他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名字怎么可以?”他剪了一堆纸片,每张上面都写了一个比较适合女孩子名字的字。他说:“随便挑一个吧。”      她挑了清字。至此,孩子们都叫她清姐姐。在与她一日日的相处中,他感觉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滋生,陌生却又温暖。一个清洁阿姨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喜欢上小清了。”他否认,可是内心却很迷茫:爱情,究竟是什么?他买了一本言情小说,想知道。他看了几页,不禁失笑,原来这种庸俗的东西就是爱情。他把书随手放在书架上。出去一趟,回来,那本书却不见了。而她正站在他的书架边,脸色微红,一字一顿的小声说:“不许再看那种书!”他的嘴角颤动了一下,可是终究没有笑出来。      她会在深夜将一杯加了许多糖的咖啡轻轻放在他桌面上。他啜了一口,深深地皱起眉:“太甜了。这不是咖啡,是糖水。”她总会有点委屈的说:“可是咖啡太苦了……下次我不加这么多糖了。”到了下次,她照旧将一杯“糖水”放在他的桌面上。他总是无奈的看着她,而她总是吐吐舌头,俏皮的笑。        有一对夫妇来到失乐园,他们想收养一个孩子。那对夫妇看见了正在和孩子们嬉戏的她。他清楚的听见那个夫人赞美了一句:“她简直是一个天使!”他的心一颤。        夫妇想收养她。那天晚上,他第一次喝了一瓶酒,躺在床上,双眼迷蒙的望着天花板。他知道,只要他告诉那对家境殷实的夫妇一声她不愿去,他们就会离开。可是……他怎能为一己之私毁了她的一生?他走进浴室,扭开凉水,任由冰冷的水淋透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是冷的,心也是冷的。再出现在那对夫妇面前,他已然恢复到冷静的样子,说:“我去让她走。”        他走到她身旁,她正在逗弄那几只已经长大了的小猫。见到他来了,她站起身,轻轻地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你来了?”他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可是他依旧冷酷地说:“你可以离开失乐园了,有人想收养你。”他本以为她会开心地答应,可是她的眸光一闪:“我不愿意。”“为什么?”他狂喜,可是还是一脸淡然的问她。“因为我舍不得孩子们,”她笑着轻轻地走到他身边,“还有你。”他多么想留下她。可他伸出的手被他强行收回,他冷漠的说:“你必须离开。你现在是失乐园的累赘。”她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你真的这么想我?我绝对不会成为失乐园的累赘!”他的心在滴血,但他忍住心头的痛意,依旧说:“不想成为累赘,就离开吧。”“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她的眼泪滚落下来。        他转过身。脚边的小猫不解的看着他泪流满面,却依旧冷漠的说:“离开吧。”她哭着跑出了房间。随后,他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内被抽干了,他重重的倒了下去。        她走了,带走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丝色彩。        他偷偷去她的高中看她。她穿着校服的样子依旧很美,只是脸上再也没有了那份青涩而俏皮的笑容。她走到讲台前,自我介绍。“我叫清,今年十六岁了。”她的声音顿了顿,“我来自失乐园。”同学们一瞬间窃窃私语起来。他的手紧攥成拳,她明明知道这样说会被嘲笑……“我是来自于失乐园,但是我绝对不以这为耻。”下面一瞬间变得安静起来。偌大的教室中,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        “在十四岁的时候,我来到了失乐园。那里很温暖。那里是我的家,孩子们都和我一样。”她的声音微微的发着颤,“失乐园的名字来源于这里所有孩子的不幸。”不知不觉间,他的眼泪落了下来。而她也哭了。“我们很不幸,但我们从来不感觉到不幸。我们是一家人……”下面的同学静默了一下,随即掌声雷动。他抹去脸上的眼泪,笑了。知道她过得很好,他就满足了。        一年又一年过去,他和她都在一天天长大。她偶尔还是会回失乐园,给孩子们讲故事。只是再看见他,她的眼中再也没有了那抹温柔活泼的笑意。他尝试着和她打招呼:“清,你还好吗?”她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回答。随后,她走开了,只留下茫然的他。        他去了她所在的大学看她。她和一个男生肩并肩的走着,脸上满是笑意。他愣住了。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她这样温暖而又不设防的一面。那个男生的脸上也满是笑意。心底传出一声东西破碎的声响,他苦笑一声。原来,他的心可以痛成这样。“下次我们可以去爬山!”她开心的笑着。男生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说什么。忽然,她看向他所在的方向。他蹲了下去,不想让她看见自己。        “清,怎么了?”男生疑惑的看着她。“没什么。”她又看了一眼他所在的方向,才和那个男生一起离开。他站起身来,仿佛一个大病过一场的病人。忽然,他听到了一声轻笑。一个男孩走到他身畔,手搭上他的肩膀:“我可以帮你得到她。让她永生永世在你身边。”恶魔的嘴角扬起,“只要你付出一定的代价。”他厌恶的盯着恶魔:“走开。”恶魔无谓的耸了耸肩:“没有必要这么讨厌我吧。毕竟,我可是想帮你啊。”          是的,自从清离开了失乐园,他便可以看到这个恶魔。恶魔游荡在他身边,纠缠着他。如果他付出相应的代价,他便可以改变一件事情。只是,他从来未想过利用恶魔。恶魔是坏的,他无数次警告自己。他向失乐园的方向走去,没有理会身旁的恶魔。        “清!”忽然,汽车刹车时轮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他呆呆的看着前方,感觉灵魂已经离开了身体。他又一次看到了颜色——是她的血。耳畔的一切声音都变得遥远起来:人群的议论声,那个男生的痛哭声,一对夫妇安慰受惊女儿的声音,小女孩哭泣的声音……而她,就躺在那朵妖娆的血花中,手臂还保持着推开那个小女孩的姿势。          恶魔笑了:“她死了呢。”他忽然发疯般的冲上去,抱住了她。“不要死……”他的衣服上已经沾满了鲜血,但他毫不在意,而是更紧的抱住她,“清……不要死,失乐园的孩子们还在等着你呢……”话语间,他早已泣不成声。一位警察走了过来,摇了摇他的肩膀:“先生,逝者已逝,请节哀顺变。”他狠狠的推开了警察:“她不会死的!”恶魔来到他身畔:“我可以帮你复活她。不过……我要你的命。”恶魔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他猛的抬起头,没有一丝犹豫:“我愿意!”          恶魔震惊的看着他。良久,恶魔才慢慢的说:“你真的要为了一份虚无缥缈的暗恋付出生命的代价?”他注视着恶魔,坚定的点了点头。“我愿意。但是,我只想看她最后一眼。”黑色的羽翼张开,恶魔的利爪划过了他的咽喉。他没有感觉到痛。          恶魔没有食言。在车祸中死去的人变成了他。他看着失乐园所有的孩子为他流着泪送行。她也来了。她怔怔的看着他的遗像,她转身走了出去。外面下雨了,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初次见面时的那个湿淋淋的黄昏。他试图用手为她挡住雨滴,手指触到了她的额头。忽然,很多零散的画面涌入了脑海。          那对夫妇要带走她的前一天。          她回到了房间中,烧毁了一个本子。纸灰飞扬,未燃尽的纸上蓝色的笔迹依旧清晰可辨。        “10月11日,雨。我来到了一个叫失乐园的孤儿院。在哪里都好,反正……我已经没有家了。”        “11月7日,晴。今天院长给我讲了失乐园名字的由来,我没有听懂。院长他也只比我大四岁吧,为什么他却显得比我成熟好多?他……也一定有像我一样悲伤的过去吧。”        “11月21日,晴。我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今天院长给我起了名字,叫清。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墨。”        “12月1日,阴。今天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太累了。他才十八岁,就要管理这个孤儿院的一切了。给他冲杯咖啡提神吧。”          “2月2日,雨。今天很善良的保洁阿姨离开失乐园了,我哭了,阿姨也哭了。墨一直在安慰我。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2月3日,晴。今天墨不是很开心,我也很难过。原来今天是前任院长的祭日。墨第一次对我说了他的过去。我没有什么能做的。墨,别怕,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2月23日,阴。有人要收养我了,我不要离开墨。可是他说我是他的累赘。墨,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 ,我喜欢你。可是……我不要成为你的累赘,我会离开失乐园。”            一页页日记,上面映出了她倾诉的所有话语。最后,她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把他送她的那条项链丢入火中。她握着项链,最后将一页纸掷入了火中。“墨,再见,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他静静的看着她。原来,她的心意他从未知晓。忽然,周围的景象发生了变化。            她正和一个男生争吵着。那个男生他见过,是那个拉着她的男生。“清,我真的很喜欢你!”男生激动的说。她的手握住了口袋中的某样东西:“对不起,我只当你是朋友。我不值得你这么喜欢我,我有喜欢的人了。”男生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略有不甘的问:“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她轻轻地笑了,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他的手轻轻收回,回到了现实中。一滴一滴的水从她的脸上留下,早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她伸出手,触碰雨滴:“墨,我们刚见面时也是这样的雨天吧。真巧,你也在这样的雨天离开了……”她压抑着哭声,“我去送你。”他早已泪流满面,无言的望着面前的女孩。            她走向正中央灵堂的棺材。“还是那么帅。”她的手指轻轻地拂过他的面颊,将他送她的那条项链戴在他的脖子上。眼泪滴在他的脸上,她慌忙擦去。忽然,她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他冰冷的唇。“谢谢你,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再也没有办法向你说对不起了……”他轻轻地环抱着她:“我应该谢谢你,清。你的道歉,我听到了。”她依旧看着他的尸体。“不怪你。对了,清,如果你能听到,我想对你说,我也很喜欢你!”忽然,她难以置信的回头。他笑了,身体忽然化成了点点荧光,随风飘散。            恶魔无言的望着两人,默默的说:“今生无缘相见,但愿来生相望。”说完,他叹息了一声,张开黑色的羽翼,向地狱飞去。                                                一个小男孩正坐在树下,专心致志的画画。忽然,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拉起了他。“墨,别再画画了,和我一起出去玩吧!”男孩无奈的看着她:“真是的,我好不容易有了灵感,等我画完!”说完,他刷刷几笔,在画上写了几个字。小女孩好奇的看着画:“这画的是哪里?”“我总觉得这个地方好熟悉,所以画下来了。”女孩轻轻地替男孩撩起滑落的碎发,露出一块浅浅的伤疤:“这块伤疤你出生时就有了,会不会是你前世的印记?”男孩放下画夹,揉了揉女孩的头发:“清,世界上哪有前世这种说法,都是人们编造的!”

文章标题: 失乐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jingdianwenzhang/49973.html
文章标签:失乐

[失乐]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