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爱人

时间: 2020-01-14 20:33:18 | 作者:逆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6次

爱人

  零初大学第一天,在校门口遇到了同样来报道的忆瑕,干净纯洁的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穿着白色的T恤,和短牛仔裤。在纸上认真地签名时,笔直的长腿下配上红色的板鞋,青春洋溢。零初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清纯阳光的同学。    “下一个”学姐的呼喊惊醒了零初,他填写签名,发现竟然和她同班,她的名字叫忆瑕,真适合她啊!跟着学长走在去宿舍的路上,学长遇到了同学打招呼,出来的学长问:“有没有漂亮的学妹啊?我还单着呢,帮我多留意啊”学习话不多,应了声“好”零初当时就想,我要快点认识忆瑕,大学的竞争这么大,被别人追走了就不是我的了还好学长是有女朋友的人,没有留意到忆瑕。      第二天上课,零初和忆瑕同一个班,忆瑕就坐在零初的右边隔一排前二位,这样正方便零初观察她。后面的同学在讨论A:“我好幸福啊,我们班男女比例持平不说,来了这么多漂亮的妹子。”B:“你觉得哪个最漂亮。”A:“那个,左手边第一排的那个,”B:“那个漂亮是漂亮,太矮了,身材干煸,你看右手边靠窗的那个”A:“不怎么样啊!清纯可人”B:“你看久点”A:“你还别说,越看越耐看,她叫什么名字?”B:“不知道,下课我们去看看”A:“好”      零初心里一紧,他们说的就是忆瑕,他在书上写着忆瑕的名字,心里偷偷想着怎么和忆瑕认识。      中午去饭堂吃饭,因为他们比较晚出教室,队伍排起了长龙,零初在忆瑕的后面,零初后面的同学故意往前挤,零初不小心撞到了忆瑕身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零初爆红着脸,低下头,不敢看忆瑕。“没,没关系”其实他不知道,忆瑕脸也火红的。同学们都在起哄,零初转头“你们别欺负女孩子”同学们也觉得过火了,都安静排着队。零初对着忆瑕的后背说:“忆瑕:你没事吧!”“还好,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来学校报道的时候,我在你后面”“哦”“我和你同班,刚才真是抱歉”“没事,都过去了,还好没有摔着”就这样,零初与忆瑕认识了,他们的专业课程都是动力机械学,所以他们接触的越来越多。    有一天,忆瑕去宿舍的时候被同班的A同学用广播告白了,零初回宿舍的路上听到了后,急步走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混在人群中暗暗着急,担心忆瑕会答应A同学的告白。A同学拿着花束:“忆瑕:我喜欢你很久了,能做我女朋友吗?”忆瑕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A同学:“他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吗?”忆瑕点点头A同学:“是我们班的吗?”“你别问那么多了,比我好的女孩很多,你肯定会找到更好的”A同学:“你告诉我他是谁,不然我不死心”忆瑕看了看周围的人,看到了零初“零初”A同学:“是零初?”    好大的惊喜砸在零初的头上,他走出人群,把A同学的花拿过,“兄弟:借用一下”“忆瑕:你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吗?”      忆瑕羞红着脸,用手捂着点了点头,接过了花束。就这样,他两每天形隐不离……      大学毕业后,他们选择了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工作稳定后他们结婚了,一直相亲相爱,都没有离开过。      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如果你以为是个圆满的爱情故事,你只要开这两部分,因为从下面开始,就悲惨了……        婚后因为俩人都不想那么早要孩子,所以都奋斗着事业,零初成了技术部的技术主干,每天早出晚归……      忆瑕还是技术部人员,俩人分开工作,但是还是在同一个公司,就是没有加班。慢慢地……忆瑕有时去重研部门,发现零初的助手是个漂亮的女孩,她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零初,那种眼神忆瑕懂。      忆瑕经常从零初部门经过,有时零初看到会和她打招呼,没看到的时候,忆瑕都会多想……忆瑕得了抑郁症,刚开始没有什么表现,她都是自己偷偷哭,零初并没有发现。真正发现病情严重时,是因为忆瑕的流产……她时时关注着零初,并没有发现自己怀孕了……以至零初送助理回去的时候,她看到后难受,下楼梯时昏过去摔下楼梯。孩子没有了,忆瑕的自责,零初责怪她的粗心大意,忆瑕抑郁发作完全走不出来。      零初开始着急,带着行尸走肉的她去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说:“她这个样子,子宫想要恢复很难,以后,你们可能很难有孩子……”晴天霹雳!忆瑕听到再也不能有孩子,又昏过去了。从那以后,忆瑕成了植物人……零初看到了忆瑕的日记,自责的精神崩溃,不再去公司上班了。每天陪着忆瑕,但是忆瑕再也没有醒过来。      2年后的一天,零初给忆瑕念着以前大学写给她的情书,忆瑕的眼睛终于打开了,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零初:“我不愿离开你”零初眼中含泪,握紧她的手:“我永远属于你”。只见零初说完,忆瑕微笑地看着他,手慢慢地无力落下……      零初嚎啕大哭:“忆瑕:我错了,我爱你,你回来啊!别走好不好……”可是无论他怎么叫,忆瑕都没有挣开眼睛,零初就这样守着忆瑕,还像以前一样照顾她。      直到第二天忆瑕父母来电,说忆瑕哥哥过来了,看看忆瑕好点没,零初没有忍住哭了出来。忆瑕的哥哥一会到了看到已经僵硬的忆瑕:“忆瑕什么时候走的?你怎么不通知我们?”      “昨天,她还对我笑,说不离开我的,她没有走,我爱她,她会一直陪着我的……”      “她已经僵硬了,我要通知我父母”说完,忆瑕的哥哥打电话通知了父母,在电话这头一直安慰着父母……      零初都没有听到,只听到,要火化什么的……他开始害怕忆瑕会完全离开,他接受不了,他以后该怎么办……    他看到了念给忆瑕的情书后面的文章,那是他的毕业论文,里面写着是:金属导电,电刺激人的神经系统,肢体会有抽搐、痉挛……他感觉找到了希望,马上跑到房间查询电脑,电脑里有说,人死不是真的死,脑细胞的死亡才是真的死亡……      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第二天,忆瑕的父母赶到,哭了一天,大家商量明天把忆瑕送到殡仪馆。零初开始准备东西,他跟殡仪馆的人员订了个大号的骨灰盒,说:“先把盒子给我,我拿给我老婆跟他说说,让她走得安心”殡仪馆人员把盒子交给他。殡仪馆人员看他走远还在说:“他老婆好可惜,她老公这么爱她,她就这样走了,太可惜了……”      尸体放在独立停尸房里,让亲人与之告别。零初进来的时候,一屋子大哭的人,他恍若未闻,走到忆瑕尸体旁边:“爸、妈你们出去下,我想跟忆瑕好好说会儿话,”“呜~呜~我可怜的孩子……”“妈:我想和忆瑕好好说说话,你们能出去会吗?”“呃~我~嗯,零初:你和忆瑕好好说说,让她走得安心啊!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太难过……”忆瑕妈只当零初是担心他自己掉眼泪大家看到不好,好心劝慰着零初。    “嗯,妈:我知道的,我只是想在抱抱忆瑕,明天我就再也抱不到了”      “嗯,注意身体,妈先出去了。大家我我在外面等会吧!抱歉”      “别这么说,我们理解的,他们恩爱这么多年,还有很多话没说呢……孩子:别做傻事啊!照顾好身体。”亲戚说着      “嗯,我不会的,我只想和忆瑕好好告别。”      “嗯”        亲戚们离开停尸房后,零初把门从里面顶住,掏出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几个黑色袋子,把藏在裤腿里的刀拿了出来,把外套脱掉,放到远处。      零初打开忆瑕尸体的盖尸布,眼泪就掉了下来,他捧着忆瑕的脸:“忆瑕: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爱你,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零初拿起旁边的刀:“瑕:有点点痛,一会就过去了”说完对准忆瑕的脖子,闭上眼睛就砍了下去,一刀未断,他又挥下了手臂:“对不起!瑕:我带的刀不够锋利,对不起!我爱你,对不起!……”零初嘴里一直念着,手上刀没有停歇,直到忆瑕的脑袋掉落在地上。      零初赶快把脑袋抱起来,“瑕:没有摔疼吧!一会就可以离开了,我们可以永远再一起了”说着他露出了久别的笑容。零初把忆瑕的头放进垃圾袋里,把袋子小心放进骨灰盒里,人头只占了骨灰盒的三分之一。把一个垃圾袋吹出人头大小,放再尸体的头部位置,再用垃圾袋固定好袋子与脖子之间的位置,盖上一条白毛巾,然后在盖上盖尸布,从盖布根本就看不出来尸体的变化。现场打理干净后,刚好传来敲门声“零初啊!话说完了吗?”“妈:你等会,再给我们点时间”零初悲伤地说着。“诶,你快点,我也想看看忆瑕”“嗯,我知道的”      说完,零初赶快用刀把中指割了点血,点在忆瑕的中指上,把刀擦干净放回到裤腿里。把停尸车又检查了一遍,把地上用纸巾全部再擦了一遍,自己身上整理干净,血迹擦干净,把外衣套上,扣好扣子。弄完后再看了一遍有没有遗漏没检查到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直到五遍后,没有一点遗漏后,他把脸上悲伤的表情挂上,打开了门……      没有人天生是优秀的表演家,零初现在已经出现了演技的能力了。当他打开停尸间的大门事,所表现出来的坦然和默默无言的悲哀,让外面停留的亲人锁产生的一点点怀疑全部消散。      “妈:我们把忆瑕推倒火化间吧!我想送送她……”      “女儿,我可怜的孩子……”忆瑕母亲大哭出声,哭着哭着在靠近忆瑕尸体的时候闻到了鲜血的气味:“怎么有血气味?零初你没干傻事吧!”说着,就要去掀开忆瑕的盖尸布,零初急走上前“妈,我听一个朋友说,如果想和相爱的人下辈子还相遇,要用把中指扎破,把俩人的血混在一起,这样,下辈子我就能找到她了……”      “傻孩子,妈知道你爱妞妞,但是妞妞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伤害自己,妞妞走得都不放心”忆瑕母亲伤心劝慰      “我只要她记得我,下辈子还记得我,下辈子我一定会照顾好她”零初真心说道      “这是妞妞的命啊!”忆瑕母亲并不知道忆瑕心里的抑郁,只是觉得零初和忆瑕真心相爱。      “妈:我送忆瑕过去吧!您和爸一起走”说着走上前,把骨灰盒交给忆瑕的哥哥:“哥:你帮我拿一下,跟着我走,盒子是原木的,有点重,”“好的”忆瑕哥哥没有多想,原木本身就比较重,一个盒子多个5~6斤,也没什么感觉。    零初张开手臂,护着头部位置推着出去。推到火化炉房,亲属不允许进去,零初和工作人员含泪说:“我进去送送我老婆,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她会害怕的”。      “里面味道特别浓,你进去会吐的,而且温度特别高,里面不允许人进去”啊叔说道。      “我不怕的,您放心,我只想陪着她,就我一个,麻烦您帮帮忙”零初祈求到。        “哎……又是一个可怜人,快进来,带上帽子和口罩”说着,把一次性手套和一次性帽子递给零初。        “妈:我自己进去就好,你们在外面好吗?”“哥:你照顾好爸妈,我进去了,骨灰盒我拿着吧”说着把骨灰盒抱在手上。“好,你放心,受不了就出来啊,在门口也能看到,你注意自己身体”忆瑕哥哥扶着父母说道。      零初看了她们一眼就进去炉房里了。戴好口罩和帽子,刚好啊叔把一个炉门打开了,“小伙子,你把你老婆抱进来”“好,谢谢啊叔”零初把骨灰盒放在墙边,走了过去,把忆瑕抱进炉床上。      “头朝里,不要放反了”啊叔提醒到,因为几年前刚开始火化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总是把脚朝内,人朝外,而且以前没有钥匙锁住烧,所以每次烧了没多久,炉里都会传来像是头在撞击上面铁板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直把火化炉的人员吓得半死,都是坚持不了7天就离职。      后来公司工资开得特别高,招了吗胆子特别大的壮汉,才破了7天离职这个密咒。这个壮汉做了有2个多月的一天,有个被谋杀,死得很惨的女人送过来火化,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了,警局交代今天必须火化。      壮汉想,反正就是2个小时这样,公民要完成上级领导的命令。他把女人推进去的时候,白发现,那叫一个惨啊……全身是血,把衣服都染红了,脸全部花了,公司就只有5个人值班,心里正毛毛的……所以推炉门的时候没推进去,就去开电炉了,这次撞击的声音特别的,连值班人员保安都过来了,他倆刚好往里面看,妈呀!原来女尸坐起来了……把他倆吓得一直惊叫,公司的盆都吓到了,没一个人敢进去,只好把门锁了,打领导电话,后来还去很多警察。警察全部对着女尸开枪,发现女尸没有动静,后来还是把女尸烧了。      法医说是因为人体经脉在足下,先烧脚部,人物神经反应到大脑,这样就会尸体坐起来,所以从此以后,烧尸体都是头朝内,为了保险,在锁上炉门。    大叔点点头,看着零初抱着尸体放进炉里,“你要再看她一眼吗?”啊叔说道,“不用了,我怕看了更舍不得”零初悲伤到。啊叔过去拍了拍零初的肩膀“节哀”,说着把炉门关上,并上好锁。      “你过来这边,别靠太近,那里太热”啊叔对零初提醒道。        零初等在旁边想着,今天做得很好,想来下次来这里偷尸体并不难,一定可以复活忆瑕的……心思回转,炉火熄了。“小伙子,现在还不能打开,一个小时后冷却了才能打开,你要次出去坐会?”啊叔提醒道。      “谢谢啊叔,不用了,我就在这里陪着”零初坚持到。      “那我先出去一会,等会我过来给你开门”“好,您先去,麻烦您了”。        啊叔半个小时后回来的,看到零初一直没动过,就和零初聊起来,“你倆镇,年轻,还没有孩子吧?”啊叔一说完,零初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把啊叔下了一跳,啊叔手忙脚乱的“别别哭啊,看我,说错话了”      “都怪我,她怀了孩子我都不知道,才让孩子流产了,她抑郁成木头人了,我还以为是一时伤心……我该死”说着拿手打起了自己。“别别别……我外面还有点事,在过十多分钟可以打开炉门了,钥匙给你,你把骨灰亲手取出来啊!”说着赶快把钥匙去下来交给零初,他真是犯了这行的大忌,把客人情绪调高,一会客人想不开可就糟糕就大件事了。        零初想要的的就是这个结果,不然骨灰盒里的人头就暴露了。“都怪我……呜~”零初继续哭着,啊叔担心他,把钥匙给他就出去了,对外面零初的亲人说:“你们在这看着他,我有点事,一会装好再前面那个办公室找我” 说完啊叔就溜之大吉了。      哭了一会,零初发了会呆,走近炉门的位置,热度已熄,只剩下点余温。打开炉门,果然,塑料袋得位置已融化,头部已经没有骨灰了。零初找到旁边的扫把和铲子,把骨灰扫成堆,把骨灰盒抱过来,盖子面对着外面,“忆瑕:我们回家”,零初把骨灰用铲子赶快收好,还有一点的时候,啊叔进来了“小伙子:好了吗?扫干净点”说着就一边走着过来。        “啊叔:您别过来,我就好了,你过来会把我老婆吹跑的”零初走到啊叔面前说道。      “好,好,好,你慢慢来,不激动,不激动啊”        零初把骨灰收好,盒子盖好,和啊叔道别后,走出了火化炉。        和家人回家后,把骨灰盒收到房间里,家人说了很多,他都没有听到,早就想要,忆瑕去了……把家人送走,他赶快把忆瑕脑袋从骨灰盒里拿出来,放到冰箱急冻室里。      他开始去找寻资料,有篇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科学怪人》里有记载,一个疯狂的科学家,用尸体拼揍出人行,一个完美的男人。疯狂科学家企图用雷电赋予那个人生命的时候,雷电太强了,把人形弄得很丑陋恐怖。最后虽然制造出了生命,却是丑陋恐怖的,但是他却有一颗人的心。      零初看了后,觉得不太现实,因为很多技术问题不好解决,比如:血液的流通……心脏的工作……如何呼吸……神经如何传递……等等,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做……      零初等在旁边想着,今天做得很好,想来下次来这里偷尸体并不难,一定可以复活忆瑕的……心思回转,炉火熄了。“小伙子,现在还不能打开,一个小时后冷却了才能打开,你要次出去坐会?”啊叔提醒道。      “谢谢啊叔,不用了,我就在这里陪着”零初坚持到。      “那我先出去一会,等会我过来给你开门”“好,您先去,麻烦您了”。        啊叔半个小时后回来的,看到零初一直没动过,就和零初聊起来,“你倆镇,年轻,还没有孩子吧?”啊叔一说完,零初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把啊叔下了一跳,啊叔手忙脚乱的“别别哭啊,看我,说错话了”      “都怪我,她怀了孩子我都不知道,才让孩子流产了,她抑郁成木头人了,我还以为是一时伤心……我该死”说着拿手打起了自己。“别别别……我外面还有点事,在过十多分钟可以打开炉门了,钥匙给你,你把骨灰亲手取出来啊!”说着赶快把钥匙去下来交给零初,他真是犯了这行的大忌,把客人情绪调高,一会客人想不开可就糟糕就大件事了。        零初想要的的就是这个结果,不然骨灰盒里的人头就暴露了。“都怪我……呜~”零初继续哭着,啊叔担心他,把钥匙给他就出去了,对外面零初的亲人说:“你们在这看着他,我有点事,一会装好再前面那个办公室找我” 说完啊叔就溜之大吉了。      哭了一会,零初发了会呆,走近炉门的位置,热度已熄,只剩下点余温。打开炉门,果然,塑料袋得位置已融化,头部已经没有骨灰了。零初找到旁边的扫把和铲子,把骨灰扫成堆,把骨灰盒抱过来,盖子面对着外面,“忆瑕:我们回家”,零初把骨灰用铲子赶快收好,还有一点的时候,啊叔进来了“小伙子:好了吗?扫干净点”说着就一边走着过来。        “啊叔:您别过来,我就好了,你过来会把我老婆吹跑的”零初走到啊叔面前说道。      “好,好,好,你慢慢来,不激动,不激动啊”        零初把骨灰收好,盒子盖好,和啊叔道别后,走出了火化炉。        和家人回家后,把骨灰盒收到房间里,家人说了很多,他都没有听到,早就想要,忆瑕去了……把家人送走,他赶快把忆瑕脑袋从骨灰盒里拿出来,放到冰箱急冻室里。      他开始去找寻资料,有篇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科学怪人》里有记载,一个疯狂的科学家,用尸体拼揍出人行,一个完美的男人。疯狂科学家企图用雷电赋予那个人生命的时候,雷电太强了,把人形弄得很丑陋恐怖。最后虽然制造出了生命,却是丑陋恐怖的,但是他却有一颗人的心。      零初看了后,觉得不太现实,因为很多技术问题不好解决,比如:血液的流通……心脏的工作……如何呼吸……神经如何传递……等等,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做……      为了复活忆瑕,零初每天衣不解带地查询知识,终于他发现他的理论知识已经找不到需要学习的,他需要实践。        他去殡仪馆应聘工作,他应聘上了遗体修容师的职位,这个工作方便了他偷盗尸体。第一次偷盗尸体的时候,是他上班后的第十三天,也就是他老婆死了2个月后。      那天送来殡仪馆的尸体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孩,大概二十岁左右,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治不好了才去世的,她的父母要求把自己的女儿打扮的漂漂亮亮才不枉来人世走一遭,零初觉得这是个机会,就把火化炉工的衣服,清洁工的衣服,保安的衣服都找了套,放在他的物品柜里,随时待用着。      零初把女孩整理好,让化妆师给她画了个妆,让女孩父母检查后,推到了火化炉。火化炉啊叔还没过来,他去到他们办公室吧烟头插去排插,过了一会,排插触电,整个殡仪馆跳闸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把卫生清洁的衣服换上。把一位无亲人认领的尸体放进干净的垃圾车上的桶里。把垃圾车推到了火化炉过道上。火化炉啊叔因为断电的事情,去安保处询问是怎么回事了。女孩的父母只有她母亲在过道上坐着,她的父亲可能去买骨灰盒去了。故意扫地扫到门边,轻轻推门,门没锁。真是天助我也……零初这样想着,就把门推开,把垃圾车推到火化炉房间里。轻轻扫着地,故意扫到门边往外看了看,没有人留意,就是女孩的母亲都沉浸在悲伤里。零初好快把床上的尸体抱到地上,靠墙边,把垃圾桶里的尸体抱到尸床上。就在这个时候,窗外有人经过,零初余光看到了,是上级领导经过。心一慌,零初假装没看到,把尸体盖尸步盖上,一些有褶皱的位置拉平,戴着眼镜的领导没有发现零初颤抖的手。外面的人看了一眼就走了……走了……走了……心跳如鼓的零初走到玻璃边朝两边看了会,没人,他赶快把女孩的尸体放进垃圾桶里。把火化炉的卫生搞干净就推着垃圾车出去了。      下班把垃圾运到外面。因为保安被啊叔拉去开总电闸,所以去停车场的保安亭里没有人。他很轻松就把尸体放到车里,放好后,他把垃圾车推回原处,回到办公室把衣服换回去。穿好自己的衣服后,他返回火化炉室,看看尸体火化了没。        他回去的时候,尸体已经不在尸床上,火化炉已经开了,他的心安心当回自己的心脏里。他回到办公室等待下班的到来……        下班了,他把车开回自己家的地下室,用帆布袋把女孩尸体放进区。电梯里,有邻居打招呼,问他带什么回来……        “我老婆的香纸,不能让她饿着了不是”说完刚好楼层到了,他把袋子提起来带了到家。        兴奋得都吃不下饭了,但是想到一会还要出力气,力气小了可不行。饭后,他把尸体放在客房的床上,开始给尸体解肢……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给尸体分尸,零初都是一两刀都断了……      尸体一部分一部分解破好后,他把自己原来准备好的金属连在手臂的神经上。把血管用金属管连接好……(因为零初学的是动力机械学,他想机械无脑能动,如果把人体用金属连接好,通过机械原理,让身体动,这样并不难)      把一切连接好,接上电源,再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是否有连接错。没有问题后,把电源从小功率开始尝试。神经金属的导电少,手臂没有动静,电压慢慢加大,直到电压达到55伏的时候……手指开始慢慢有规律的收缩,电压降低,手指就张开……      零初把血管温度升高,达到人体温度36度。在把神经电压加大,手臂温度上来了,血管内的血块慢慢地流了出来……手指只能通过电压的高低去收缩。用手去抚摸手臂,温度有,但是,手臂的皮还是确没有温度……就像摸着手臂是隔了一层皮,这层皮还是死的……      手指的指甲还是灰色的,没有什么改善生命的变化。如果需要整个生命复活,那么,皮肤组织另外接一套导热系统。手臂由电压控制,那需要一套变压系统控制,但是脑补组织的转动,如何把脑部的信息传达到神经上?零初记录着他的第一次实验……        他试着把整具尸体都连接好金属,尝试着让整具身体动起来,可是……脑部确没有动静,除了头发快竖起来,眼睛并没有睁开……      他一次次尝试,忘记了需要去上班……当他在家研究了3天后,尸体开始发出阵阵的腐臭味……他想着重新偷副尸体出来研究,重新去上班,发现已经被公司开除了。他找到领导,向领导解释原因,领导说:因为他也还在试用期,所以公司不用支付他开除补助,但是他上了这么多天班的工资还是会给他的。      说完他让零初留下银行卡号后就让零初收拾东西走人。零初去自己的储物柜里把所有他偷盗的工作服都带走了,把工作牌也带走。走到领导处的公司人员相片处,在领导接茶水的时候把人员都拍了下来。只有殡仪馆才不断能弄到尸体,既然离职,那就想办法能自由进出殡仪馆,能偷盗尸体,才能有机会复活忆瑕,不然一切都是空想。      零初到家后,戴上手套,穿上围裙,戴上口罩和帽子。走到研究台上,把尸体上的金属都卸下来。刚卸下来的尸体血液流了整个工作台上,鲜臭味弥漫,零初都要吐出来了,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处理好,不然检查查到后,我怎么把忆瑕复活?”做好建设后,他直接用自己毛巾浸湿,扎在脸上。      走回到研究台前,把女孩发臭的尸体,一点点把肉刮下来。刮的时候因为尸体发臭,他都快吐家,剁成肉泥。从厕所下水道一点点冲走,一天下来,还只处理了2条腿和2只手臂,肚子内的内脏他没办法处理……总不可能把有屎的肠子一点点剁碎吧?就算不恶心,也丑死……      他想了下,把脑袋和上半身尽量切碎,看不出来是人……骨头都敲断,装进垃圾袋里。冲了个澡后……      零初开车到郊外的山林里,埋在了树根处,处理完他回家写了一些心得,又蠢蠢欲动地计划起第二次盗尸了。    这次他等了一周才偷到了一具三十多岁的女尸,但是因为来到殡仪馆已经三天了。零初带回去2天就不行了,但是,却也有新的发现。靠拼凑尸体的方法不行,必须另外想办法。哪里的尸体最鲜活呢?……医院    零初已应聘清洁人员,进入了他现在所在的城市最大的医院里做清洁。而且所做清洁的位置就是太平间里,这里一般人都比较忌讳,所以相对看管不是很周密。      他又采取了第一次在殡仪馆所用的方法,用垃圾桶装尸体走。再次他吸取教训,按时过来上班,但是因为尸体不能保存太久,他又需要上班,他只是盗尸了2次尸体后,又再次罢工了。      话说,他从医院盗取尸体回来后,第一具尸体腐烂,不能用,他只好离职,全身心投入到第二具尸体的实验中。他再次实验发现:所有神经系统就是弱电信号,他把人的神经用金属线连接起来,通过电刺激,肢体会有反应。但是那种反应是条件反射性质,也就是电强就收缩,电弱就是张开。因为没有肌肉的配合,只能抽搐、痉挛,也就是缺乏由意思控制的电刺激。      所以单纯的电刺激对神经是没有意义的,大脑控制下的电刺激才会有效。零初为了模拟大脑,他在医院盗取了一部废旧的心电图仪器。找到电器维修处,让师傅帮忙维修,并且找到一位比较厉害的程序员,把电脑连接到心电图仪器上。购买了一套机器人大脑系统,用程序代替大脑,这时他发现,忆瑕的冰冻大脑可能会坏,需要把忆瑕的大脑剥离出来,用专用的药水放置。他把尸体大脑先剥离试用……没有成功      他找了几套医院的工作服,并且伪造了十几位医生的工牌,这样他偷盗尸体,简直手到擒来。      他这次想把血液活化,让血液流动起来。他上次温度处理好后,血液还是不流动,就像一滩死水,根本就没有办法传送,运转。他找来很多水蛭,把水蛭都放入血管中,水蛭游动了几次,就不动了,水蛭也死掉了。        再次他偷了副刚刚死去没多久的尸体,尸体还没有僵硬。他把水蛭放到血液中,一起放了50多只,有效果了,血液在流动……那是水蛭游动在血液里。神经系统打上,血液流动着,再用程序控制着大脑。脑电图活跃起来了……但是还有余下的:肌肉,纤维组织还是不能处理,这样去偷盗尸体也是危险,这次把尸体偷出来都特别危险了,也许下次偷尸体就会被抓住,所以太鲜活的尸体不好偷。        零初又研究了呼吸系统这块,他全部用机械装置替代。呼吸也是供养,也需要血管,所以血管处理不好,呼吸系统只能用机械装置。为了解决血管输送血液问题,零初研究解破学,还看了很多有机化学的书,越看越觉得没希望,太复杂了……        这样一想,觉得没有多少部位是能用人体看,因为人体很难再次激活,尤其是内脏,消化系统绝对做不出来,那没有可能。大脑呢?        想到就去做,零初这次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医院,可是小医院不行,没有年轻的尸体。他只好去中型医院,这次找到了,他埋伏了2天,找到了偷盗尸体的方法,把尸体偷回来。这次尸体僵硬了,他想人死是有脑死亡一说,既然这样,就用弱点刺激大脑。      这次单独连接大脑,电打开的时候,大脑的眼睛打开了……零初吓坏了,以为是遇到鬼了……      后来发现大脑没有动,走近看,眼睛虽然打开了,但是,就是没有视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前面。那个画面太惊怵了,零初每每想到都一身鸡皮疙瘩。      零初把尸体像木乃伊那样保存好,全部拼装一起后,安装金属线连接,发现没有血管,尸体也可以活动,只是尸体不是很灵动而已。其实零初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这样看上去像个表态狂。但是他忍不住想去试试,他想也许真的有希望也说不定。如果没有希望,他都不知道怎样活下去……他只想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给忆瑕再活一次,零初想看他活过来,不管她是什么样子,只要是她就好……      一次又一次的偷盗尸体,零初还是没有把忆瑕复活。他把所有偷回来的尸体控干后,都按序号标示好,这样连接的越接近,弱点回应会更好。      直到半年后的一天,他下定决心偷盗一具没有断气,就是植物人的尸体而被抓住。检查抓住他后,查了所有被盗尸体的监控,发现背影和零初的都很符合。    当警方搜查的时候,在零初的家里发现了很多截断的肢体,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点,零初是个变态恋尸狂。但是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尸体并不是凌乱地扔在那里,而是有清晰的标号和分类,所以警方把零初关进了精神病院,因为审讯时,零初什么都不说……      到了精神病院后,来了位作者,他和零初沟通后,发现,零初很清醒,他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才是最可怕的,他明知自己在做什么,却还坚持做着……      零初嘴里一直念叨着:“我只是想她能够回来,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想,我只要她回来我的身边”。

文章标题: 爱人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jingdianwenzhang/52539.html
文章标签:爱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