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边结边爱

时间: 2020-01-24 22:55:41 | 作者:9西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1次

边结边爱

  (一)“妈,我求您了,您能不能消停个几天,嫌我每天工作还不够忙是吗?”白芨脱下高跟鞋赤脚坐在楼梯间,旁边摆着一杯黑的看不见底的咖啡。“白白听妈话,这次真的是条件不错的,你明天去见一面好不好,正好明天休息日,是你小姨夫堂叔那边的一个表哥,人可是主任医师呢,长得也一表人才,去见一面,啊?”白妈捏着拿到手的男方照片,双眼发光,跟看亲儿子一样。“妈您真可以,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您都能找上人家给介绍对象,您老真不怕丢人呐?”白芨抿了口咖啡说道:“明天我去不了,要加班,老实跟您说,去得了我也不会去。”白妈一把把照片盖拍在桌子上,怒道:“白芨,今儿我就告诉你了,你明天要是不去相亲,你以后不用回来了,咱家没你这样的孩子。”随即挂了电话,骂了几句不省心的死丫头。(二)白芨比约定时间早到了五分钟,职业习惯不喜欢被等,却看到私房菜馆靠窗的位置已经坐了个男人。“你好,我是白芨。”白芨职业假笑脸,顺便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冯蔺,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只点了招牌菜,你看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冯蔺站起来虚握了下手,语气礼貌疏离,面上的笑容却不似作假。“都行,不跟你绕弯子了,我目前没有恋爱结婚的打算,若是你有的话,那么这顿饭可能比较遗憾了。”白芨倒是拿出了工作的气势,单刀直入又有点咄咄逼人。冯蔺倒了杯白水递给白芨,看了会儿她笑道:“这顿饭应该是圆满的。” 白芨挑了挑眉,终于换成有几分真心的笑容了,心中暗想:懂事儿。两人相安无事和谐的吃了个饭,白芨准备回公司加班,冯蔺开车送她,这交疏吐诚的一次会面倒是让两人说话自在了不少。“白芨、白芨……”冯蔺念了好几遍名字,而后偏头笑着说:“白芨是一味中药,名字很独特。”白芨听罢笑了笑,一路无话,下车道谢,雄赳赳气昂昂的投身工作,男人算什么?工作才是爸爸。“宝贝,咋样呀,跟妈说说。”白妈跟着白芨后边儿转悠个不停。“哦哟,现在又是宝贝啦?跟您说,我和他没戏,人看不上我。”白芨啃着苹果,四仰八叉的躺沙发上。“人为啥看不上你啊,你是不是没好好跟人说话啊?”白妈拿下白芨嘴里的苹果,骂道:“哎哟,你吃什么吃,看不上你啥理由啊?”“不是妈,是人没看上我,我哪知道啥理由啊,哎哟我这也听您的话了,面儿也见了,现在您能消停几天了吧。”白芨扯着外套,又叼着个葡萄晃悠的去洗澡了。老太太消停了两周,可能是急火,直接给攻进了医院,白芨火急火燎赶到医院的时候,白妈刚睡着,病床边给老太太掖被子的居然是冯蔺。冯蔺看见她站门口朝她笑了笑,顺手带上门出来了。“我妈没事儿吧?”“没事儿,一时不太舒服晕倒了,路人送过来的,检查了一下没啥大问题,现在睡着了。”“好那就行,真是谢谢你啊。”“不客气,我认人比较厉害,正好遇上了,而且我们还有一顿饭的交情呢。”白芨笑了笑说道:“我请你吃饭吧,再攒一顿饭的交情。”冯蔺眉毛挑了挑,倒是没发现白芨也有开玩笑的时候,笑罢说:“那真是恭敬不如从命了。”白芨这人虽然工作起来雷厉风行,平时性格也算果断,长得也一副老娘不好惹的样子,但是有个算是反差萌的毛病,筷子用不好。第四次丸子掉下去的时候,白芨面目狰狞已经想用手抓了,冯蔺其实第一次吃饭就注意到了她不是很会用筷子,现在坐在她对面,全靠着风度在憋笑,终于看不过去了,拿了公筷稳稳的给白芨夹了个丸子,眼里全是笑意,正经中又带着揶揄:“想吃再说,医生手都比较巧。”白芨僵硬着把丸子塞进嘴里,突然感觉面前的冯蔺根本就是假懂事,其实损起人来高明着呢。匆匆吃完一顿饭,两人回医院正好赶上白妈醒了,白妈眯着眼瞧见自家女儿好像跟个男人站一块儿,这下子头晕都好了大半了。再仔细一看这不是那个虽然一表人才但是竟然看不上自家女儿的医师么,当下哆嗦着手把女儿拽过来,声音恰好把握在一个巧妙的度上,不大不小正好都能听到:“白白啊过来,要知道这相亲啊是相互挑,人瞧不上咱们,咱们别说瞧不瞧得上他了。咱瞧都懒得瞧他……”白芨恨不得劈死那晚胡说八道的自己,现在场面很是尴尬,冯蔺表情从错愕到了然,甚至还朝她挑了挑眉,一看就是一片通透已经识破了她的小把戏,而自家老太太还在滔滔不绝的指桑骂槐。白芨火速剥了个橘子,塞了一片到白妈嘴里,急声道:“妈,您先润润嗓子,别说了,我出去找医生给您拿单子。”白芨兀自镇定的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冯蔺,见他似笑非笑盯着自己,顿时抬着下巴说道:“咳,冯医生,你们这个单子在哪里拿啊?”“我带你去拿。”冯蔺眼瞧着白芨有点无措,这下子想要逗一逗的想法更浓烈了,“不过既然是相互看不上的关系,你还是自己排队拿吧,人比较多,辛苦了。”谈成过多个大型项目的嘴炮高手白芨被堵的哑口无言,很好,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最终排队也只是说说,冯蔺身边一个助理医师叫程晋良把单子送过来了,顺便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便回去找冯老大复命了。白妈刚消停了几天,又迎来季度末的时候,白芨真的忙到掉头发,这会儿白芨总算开完季度总结会,刚要开车的时候,电话响了。“你好,白芨,我是冯蔺,明天能不能抽空帮我个忙呢?”冯蔺靠在沙发上,笑意盈盈直截了当。“什么忙?”白芨调笑了一句,“违反乱纪,背信弃义的我可不帮啊。”“明天爷爷过寿,要求我把他孙媳妇带回家,这忙不违法乱纪、背信弃义吧。”冯蔺像是想起什么忍着笑意接着说:“对了,我们家阿姨做的丸子特别好吃,而且,会准备勺子。”“什么勺子不勺子的……差不多得了啊,而且这骗一大把年纪的老人还不算背信弃义啊,你这道德底线太低了啊,你检讨检讨吧。”很好,求人居然是这个态度。“好啦明天下午六点,我过来接你,那晚安早点休息。”冯蔺外表斯文儒雅,实际上性格霸道还有点腹黑,尤其是在他断定白芨不完全抗拒的情况下,自己顺势推了她一把帮她做了决定。“不是我还没答应呢……我说你这人……喂?”白芨没想到堂堂主任医师还能做出这么无赖的行为,居然直接挂了电话。白芨回家洗好澡躺到床上已经十点了,这会儿也是不想睡,嘴里一阵碎碎念,嗯对保养,敷面膜,这些天太累了,明天穿什么呢?嗨呀,随便穿穿,又不是很在意。算了起来看看吧,主要我这人自己就是讲究,等白·口是心非·芨挑好衣服配饰已经快十二点了,面膜果然是用来熬夜的。下午六点,冯蔺准时在公司门口等她,白芨踩着高跟鞋从大楼里出来,一眼就看见冯蔺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靠车边上,因为身高加持,整的跟车模似的。“谢谢白副总救我一命。”冯蔺虽然殷勤,倒也还算绅士。“别客气,冯医生,你昨晚不还无赖着么。”白芨昨晚被挂了电话,这会儿偏想惹他。冯蔺附身给她系了安全带,起身时朝她眨了眨眼,低声道:“叫我冯蔺或者叫我亲爱的都可以,冯医生就先放放,我们不能穿帮白白。”白芨噌的脸就红了,假装去调空调,却欲盖弥彰,连着耳根都红了,冯蔺抽出一瓶水递给她顺便偏头瞧见她红透的耳根,自己嘴角也抑制不住的往上翘。这恋爱的氛围是怎么回事?“嗯对,这是白芨,对我对象。”冯蔺无比自然的牵着白芨的手满客厅的转悠,顺便宣布了下男女亲密关系。白芨中途掐了好几次冯蔺的手表示反抗,都被镇压了,倒是掐着掐着从交握变成十指相扣了。冯蔺坐在白芨旁边的沙发扶手上,捏着她的手突然倒是孩子气:“恭喜冯蔺先生和白芨小姐牵手成功,马尔代夫情侣七日游由节目组送给你们,祝福你们。”白芨失笑偏头看向冯蔺,却正好看进了他带着笑的眼睛,白芨突然想到前几天看到的一句网络语:糟糕,是心动的感觉。(三)合伙伪造亲密关系并且欺上瞒下的犯罪嫌疑人之一白芨,这会儿刚出冯家大门就被白妈勒令赶紧滚回家。“说吧,怎么个情况?我女儿搞对象了我居然不知道,你打你妈脸呢?”白妈坐在沙发上,眼一撇看到了冯蔺又补了句:“冯医生,你回去吧,家务事儿呢,我这儿跟白白聊聊。”“妈,我这……”“阿姨您好,是我想请白芨帮我一个忙,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想让他这一次过寿能高兴一下。”“冯医生啊,你都看不上我女儿,你找她假装什么对象骗老人啊。”白妈冷着脸旧事重提。虽然冯蔺什么都算入她眼,但是居然看不上白芨。“妈妈妈妈妈,我……”白芨一看白妈又提这一壶,着急想浑水摸鱼。“之前是我太傲慢了,抱歉,其实白芨很好。”冯蔺倒是抢了她的话,揽了错还顺坡道了歉,白妈哼了一声,面上毫无表情,心里倒是觉得,还算是敢做敢当。“你先回去吧,太晚了。”白妈倒还是冷着脸,回身开门还瞪了眼白芨。白妈关了门,下巴抬了抬对面沙发,说道:“坐那儿去,你不是排斥得很么,怎么还排斥到人家家里了呢。”白芨狗腿一样贴过来给白妈捶腿捏肩,嗲声道:“哎哟妈,您上次住院就是他帮的忙,我就是回他个人情,我对他没想法。”“哼,不打自招,我问你有想法了吗?”白妈撇了眼自家女儿,接着说:“你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你?妈妈是想赶紧把你这个祸水嫁出去,但是没有合适的咱们不嫁也行知道吗?”白芨听完像个孩子一样难得跟白妈腻歪了一会儿,然后就被白妈嫌弃着赶去洗澡了。洗好澡白芨躺床上看平板,手机进来了一条短信。你确实很好。---冯蔺白芨差点没把手机砸脸上,虽然没有人看见,但还是一头扎进被子里,安抚了一下乱撞的小鹿,碎碎念:“这个人真的是,发的什么东西……一天话多得很……”在被子里删删减减编辑了半小时,在快憋死之前,最终回了个“嗯”字。冯蔺喝了两杯水,换了六个台,手机提示音终于是响了,从沙发上弹起来却只看到了个“嗯”字,冯蔺揉着额角,虽然哭笑不得但还算心满意足,弯着眼睛给她回了个晚安。白芨看到晚安两个字,拼命进行面部管理,然后唰的把工作平板甩到一边,嗯晚安我要睡觉了。“白芨啊,你是不是有男人了?”喻继终于没忍住,已经连续出现好几天的专车,下班时间准时在楼下等白芨,喻继第一次看到白芨上车的时候,差点没被咖啡呛死。白芨把文件夹扔给喻继,拨了拨头发,高贵冷艳的回道:“我缺过吗?”喻继笑出了声,撇撇嘴开怼:“大学到现在,缺不缺您心里没数吗?白阿姨哪个婚恋网站没给你注册过?”“闲的很啊喻总?尚泰集团的项目,您老自己跟,我要跟男人约会了。”白芨面不改色,拍拍裙子,转身走人。“不是白芨,你为了个男人撂我挑子啊?”喻继边喊边抽出个望远镜就走到落地窗前,面目狰狞但是眼神八卦十足:“我到要看看是哪个野男人。”冯蔺刚做完一台手术,开车又急,到了白芨公司楼下后,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白芨上车后,冯蔺才算清醒了一点,还记得俯身过来给白芨系安全带。白芨看他眼下青黑,当下就要求自己开车,还嘴硬道:“我是担心自己人身安全,你这个样子我才不坐你开的车。”冯蔺朝她笑的一脸温柔,移到副驾驶上,闭着眼睛声音有点哑的装可怜:“嗯对,白小姐真惜命,麻烦也惜我,安全带好重,我自己系不了。”白芨没忍住笑骂了一句不要脸,身体倒还是诚实的给他系安全带,却没防备冯蔺突然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白芨怔了下抬头看向冯蔺,冯蔺弯着嘴角闭着眼睛,像是刚才偷香的不是他。白芨打了下冯蔺的手,嗔了句你干嘛啊,然后平复下乱撞的小象,集中注意力开车去吃饭。两人慢条斯理的吃了饭,冯蔺开车送她回家,他自己还有台手术要回医院,白芨看着他眼里都有血丝,想要关心两句,但又觉得刻意,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嘱咐开车小心。(四)白芨工作桌上的项目资料已经摊开一个小时动都没动,手机也没有动静,白芨有点心神不宁,之前都会打个电话贫两句的,今天怎么了?最终不管打不打扰他做手术了,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白芨打了好几个都是无人接听后,平时工作的冷静消失殆尽,来不及考虑是不是正在做手术,真的急了,穿上外套直接开车去医院,白妈披着衣服追出来只看到自家女儿关心则乱的背影。白芨直接去了冯蔺办公室,正好撞上了来办公室取手机的程晋良。“冯蔺呢?电话怎么不接呢?在手术台上吗?”“老大开车来的时候不小心追尾了,然后给送医院来了,这会儿没事儿了,就是额头碰上了点伤。”“病房号。”“3017。”白芨进来的时候冯蔺还在睡,额头上一圈纱布,看着还挺唬人,白芨伸手要去摸他额头,倒正好被醒过来的冯蔺抓个正着,冯蔺笑了笑一把抓住她的手,还亲了下,哑声道:“抓住了一个花姑娘。”“你什么情况,追尾那你车损害严重吗?”白芨还是在嘴硬。“放心,我没事。一点擦伤还有淤血。”冯蔺自动过滤直接领悟深层意思,还顺便撩了一把:“你知道吗,白芨功效就是活血化瘀。你也叫白芨,你能不能给我活血化瘀啊?”“我发现你现在油嘴滑舌的。”白芨有点害羞,假装镇定把手抽出来,倒是端着高冷的架子,其实心里的小鹿都快被撩的撞死了。冯蔺又把人手抓过来,还顺便拽上了床,一把搂住低声道:“好累啊,陪我一起睡会儿,别动。”白芨靠在他怀里,耳根泛红,心跳加速,冯蔺看到她这个样子,埋在白芨脖颈笑的见牙不见眼。程晋良颠颠儿的来给老大换药,一开门,老大搂着未来嫂子睡得天昏地暗,程晋良默默的关上门,顺便交代小护士们没事儿别进来,冯医生携家属正在休息。冯蔺在程晋良开门的时候就醒了,这会儿撑着头看着白芨,没忍住,低着头又去偷亲,终于把白芨折腾醒了,白芨一时没反应过来,让他亲了个正着,这下明显感觉到冯医生呼吸变重,亲了一会儿,冯蔺埋在白芨头发里,哑着声音:“白芨,我们结婚吧。”白芨听完怔了一会儿,随即偏头亲了下冯蔺,突然觉得顺序不对:“可我们还没有谈恋爱……”“边结边爱。”

文章标题: 边结边爱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jingdianwenzhang/55483.html
文章标签:边结边爱

[边结边爱]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