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拉普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零点脉搏丨不死草

时间: 2020-02-15 08:36:02 | 作者:腿毛先生 | 来源: 拉普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0次

零点脉搏丨不死草

  关注

  『南·风·录』

  记 录 你 的 爱 与 自 由

  人影

  临近年关,林小可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姥姥的邻居打电话给母亲说她姥姥去世了。收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她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她的记忆载着时光列车回到了多年前。

  那时候林小可还小,爸爸也没有出来做生意,她和母亲可以经常回姥姥家看望姥姥。每次回姥姥家,姥姥都会给她做一桌子菜,关心她在学校有没有交到新朋友,老师对她好不好。但自从林小可的爸爸出来做生意后,她们全家都搬到了南方,因为距离老家太远,她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去过了。每次姥姥给她打电话都会问她什么时候回家,语气像个小孩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开始厌烦姥姥的唠叨,总是不和她好好说话。现在突然听到了这个噩耗,她开始悔恨和自责。

  爸爸抽不开身,所以林小可和母亲先坐飞机赶回了东北老家。

  东北的冬天特别冷,风刮到脸上想被刀子割一样疼。

  从市里赶回农村时天已经黑了,林小可和母亲回到姥姥家时,姥姥家的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因为她离开家时还小,所以有一些面孔对她来说很陌生。

  林小可的母亲怕吓到她,把她托付给了邻居奶奶,然后跑到了灵堂去看奶奶的尸体。她刚掀开白布,就大哭起来。

  林小可待在房间里,看着姥姥和她养的十几只猫的合影,越来越难过。虽然林小可也很害怕死人,但她还是想看姥姥一眼。当晚,林小可等到母亲的哭声停止,认定母亲在打瞌睡后,准备溜到灵堂看姥姥最后一眼。

  但林小可刚给走进灵堂时,发现有一个人影在她眼前一闪而过,从灵堂里跑了出去。

  由于姥姥家在农村,照明条件也不是很好,她没有看清那个人的样子,只看见那个人似乎戴着帽子。她看着那个人影消失的方向皱了皱眉,而后转过身轻手轻脚地走进了灵堂。但当她走进灵堂时她却愣住了。

  灵位前的香炉倒在地上,果盘里的水果也洒了一地,灵铺前的倒头饭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吃掉了。林小可的视线落到倒在饭碗附近的母亲身上,母亲正以不正常的姿势躺在地上,与其说是睡着了,不如说是晕倒了。

  林小可叫醒母亲,母亲睁开眼后立刻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她紧紧抱住林小可,似乎受到了惊吓。

  林小可问母亲到底怎么了,母亲只是一边恐惧地摇头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她的情绪才稍微平复下来。平复下来后,她立刻拉林小可起来,带林小可走出灵堂,并将手搭在林小可的肩膀上警告她不要回头。

  在回到屋子里之前,林小可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没过多久,林小可的母亲给她的表舅打了电话,将表舅叫到了姥姥家,林小可才知道灵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停灵时姥姥的尸体原本是应该停放在灵铺上的,而不是放在棺材里,但灵铺上并没有姥姥的尸体,准确地说是整个灵堂都找不到姥姥的尸体,换句话说,姥姥的尸体不见了。

  惊魂之夜

  周云清烧完了炕,拉上了窗帘,靠在墙上发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赵老太太的死让他的心情有些烦躁。

  在农村,有老人去世,家属会请人来吹几天哀乐,现在周云清的脑子里还萦绕着那诡异可怕的旋律。

  周云清骂了一声晦气,关了灯准备睡觉。

  他刚关灯躺下,立刻又坐了起来。

  刚刚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窗外有一个人影。虽然只是扫了一眼,但周云清却并不觉得刚刚自己看花了眼。为了让自己安心,他有些不放心地小心翼翼地将窗帘拉开了一道缝隙,将眼睛贴在缝隙处向外看。借着月光,他能看见院子里的一切,院子里有杂乱的农用器具以及散落一地的桔梗,唯独没有人。

  周云清松了一口气,认定自己刚刚看花了眼。他重新躺下,但他的背后接触到被褥的那一刻,他又觉得有些不舒服。原本平整柔软的被褥上好像被人放了什么东西,黏在他的背上,让他觉得很不爽。

  周云清再次坐起身,打开灯,扭头向后看。被褥上沾着一些饭粒。那些饭粒已经被他压扁,黏在了褥子上。周云清挠了挠头,心里想着自己晚上并没有做饭,哪来的饭粒?

  周云清下了炕,背对着镜子,仔细检查自己的背部。他将背上的饭粒清理干净之后,又将褥子清理了一下。

  虽然周云清弄不清楚自己的褥子上为什么会有饭粒,但他的心思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停留太久。今天他心情莫名的烦躁,他现在只想睡觉。

  周云清掀开了被子,重新钻进了被窝。但在他钻进被窝的那一刻,他打了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就在他刚刚钻进被窝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脚碰到了什么东西,虽然他打了三十多年的光棍,但他知道被窝里躺着别人的感觉。刚刚他就感觉自己的被窝里好像躺着别人。

  周云清彻底掀开被子后,没有发现人,但他却发现了别的东西。

  周云清皱眉将那两样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被子里的东西拿了起来。

  那是一顶挽边的黑色帽子,帽子上缝着一个用红布做成的疙瘩。除了帽子之外,周云清的被窝里还有一双鞋,那是一双蓝色的布鞋,布鞋的鞋面上绣着令人头皮发麻的红色花纹。

  看到这两样东西的那一刻,周云清被吓得汗不敢出。他认得那两样东西。那顶黑色的挽边帽子是死人才会戴的,那双布鞋也是死人穿的,俗称“老鞋”。

  自己的被窝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晦气的东西?周云清百思不得其解,他本能的联想到了前两天刚刚死去的赵老太太。他努力回忆,才想起赵老太太死后穿着的老鞋确实是这样的款式。

  周云清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他咽了口吐沫,不敢继续想下去,立刻拿着那顶帽子和布鞋,将它们塞进了炕洞,一把火把它们都烧了。

  做完了这些,周云清依旧没有觉得好一些,他有些不放心地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接通后,周云清一边神经兮兮地扫视整个房间一边对听筒说:“太邪门了!我遇见怪事了!”

  猫脸老太太

  虽然母亲为了保护林小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晕倒前发生了什么,但林小可还是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当林小可听到母亲对表舅一家人说自己亲眼见到姥姥从灵铺上坐起来,下了灵床去吃碗里的倒头饭时,她忍不住打开门走进了东屋。

  “我看见有人从灵堂跑出去了。”

  林小可的母亲正要把她赶出去,表舅却拦住了母亲,开口道:“孩子不小了,就别什么事都瞒着她了吧。”表舅说完将目光移动到了林小可身上,“林小可,你都看见什么了?”

  林小可努力回忆当时的一幕:“我听不见我妈的哭声之后就想去看看姥姥,当我走到灵棚附近时,我看见一个人影从灵棚里跑了出来。天太黑,灯光又很暗,我看不清她的样子。我只看到那个人的头上戴着一顶很高的帽子,帽子上好像还有一个红布疙瘩。”

  林小可的话刚说完,母亲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听了表舅的话之后林小可才知道,原来人死后要戴一顶挽边的黑色帽子,帽顶上再缝上一个红布疙瘩,用来驱除煞气。直白点讲,当时林小可看见的人就是她姥姥。

  林小可立刻摇头:“不可能,我姥姥已经去世了。”

  表舅看着母亲问:“你确定没有让猫接近我老姨的尸体?该不会是‘借气’了吧?”

  东北农村有“借气”的说法,意思是猫有灵性,死去的人如果接触到猫就会借尸还魂。但复活后的人会有猫的习性,哈尔滨猫脸老太太的传说讲的就是这个事。

  母亲立刻摇头,再三保证没有让猫接近姥姥的尸体。

  没等表舅说话,林小可再次接口道:“就算我姥姥复活了,她年纪那么大,行动不敏捷。我看到的那个人影移动速度很快,不可能是我姥姥。”

  表舅叹了一口气:“你哪里知道借尸还魂的人有多厉害,他们能飞檐走壁,甚至能挖地洞。”

  传说中哈尔滨的猫脸老太太借尸还魂后开始喜欢吃小孩,她会像猫一样走路,夜晚她会在老百姓家的房梁上走路,趁着老百姓不注意,将孩子叼走。后来老百姓发现了孩子失踪和猫脸老太太有关,就去找老太太的儿子算账。老太太的儿子讲老太太的屋门锁了起来,但依旧有孩子失踪。有人看见老太太叼着孩子回家。

  愤怒的老百姓们想要铲除妖孽,当他们拆开老太太的屋门时,发现老太太的床下有一个地道,胆子大的老百姓通过地道一路向前走,发现地道的尽头是一片坟地。他们还在坟地附近发现了很多孩子的尸骨。

  表舅的言外之意是林小可的姥姥已经成精了,会害人。

  林小可摇头,不接受疼爱自己的姥姥已经成精会害人的说法,她坚持道:“我姥姥那么善良,就算是要害人,也是去害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不会残害无辜。”

  眼疾

  翌日。

  赵老太太借气还魂的消息不胫而走。

  林小可的母亲坐在家里发愁,原本她是不想让这件事传出去被别人知道的,但农村就是这样,村东头发生一件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村西头。

  原本冷清的院子里多了很多来看热闹的人。那些人对赵老太太死而复生的说法不一,有人说是赵老太太借了猫的气变成了猫脸老太太,也有人说赵老太太没死透,突然缓过来,至于赵老太太为什么会跑掉,他们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彼时,周云清终于熬过了漫漫长夜和金云伟见了面。

  周云清看着站在院子里发呆的金云伟,清了清嗓子。

  金云伟侧过头,向周云清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他的眼神有些飘忽,给周云清一种他没有在看自己的感觉。

  “我不是说让你去找我吗?”周云清表情严肃。

  金云伟眉头微皱:“我的眼睛有点不对劲儿,今天起床之后我发现我看东西有一些模糊。”

  “你是近视眼?”

  金云伟摇头:“我的眼神好得很。”

  周云清继续说:“那你刚才是没看清我吗?”

  金云伟点头:“但是我现在看清你了。”他皱着眉头紧盯着周云清的脸,“你的嘴好像变小了一点,比以前好看了一点。”

  周云清是大嘴巴,他认定金云伟是在嘲讽自己,他瞪了金云伟冷冷道:“少拿我开玩笑,我今天来找你是有正经事。”

  周云清将昨天自己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又说了一遍,末了补充道:“今天我来找你的时候路过周老太太家,她家院子里聚满了人。我听说周老太太复活了。”

  “瞎扯。”金云伟今天觉得自己看不清东西,没出门,也没听别人说这件事。

  “真的,那老太太真的复活了。她外孙女亲眼看见老太太从灵堂里跑了出来。”周云清压低声音,“昨天出现在我被窝里的帽子和老鞋,就是周老太太死的时候穿戴的。”

  “你的意思是周老太太复活,然后到你家把自己的新衣服送给了你?”

  周云清骂了一声晦气:“死人穿的衣服也叫新衣服?你会不会说话?我没开玩笑,昨晚的事都是真的。最开始我只是感觉窗外站着一个人,后来我的背上就黏上了米饭。”周云清咽了一口唾沫,表情惶恐,“我估计那些饭粒就是灵堂的倒头饭。”

  “你是不是紧张过度了?放松点,我们没干什么坏事。”金云伟自己都心虚。

  是了,这两天周云清之所以会心烦,就是觉得自己对不起赵老太太,经过昨晚的事后,他开始怀疑赵老太太成精来找自己算账来了。

  金云伟似乎并没有将周云清的话放在心上,他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下午陪我去一趟镇医院,带我去看看眼睛吧,我怎么觉得眼睛开始有点疼了呢?”

  周云清不想和金云伟一起去医院,一方面他不想来被人戳脊背说两个光棍成天聚在一起不干好事,一方面他想去周老太太家看看周老太太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一面

  林小可心情复杂,躺在炕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她只觉得头很晕,天旋地转,朦胧之间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丫头……”

  林小可立刻睁开眼睛,坐起身,凝神细听。

  “丫头……”林小可的姥姥就喜欢叫林小可丫头,难不成现在叫自己的人是姥姥?想到这儿,林小可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

  虽然林小可一想到猫脸老太太的传说就觉得发怵,但她始终不相信善良的姥姥会害人,她更不相信姥姥会害自己。但为了避免母亲担心自己,她还是决定瞒着母亲,一个人出去。

  林小可站在院子里,环顾四周,目之所及只有渗人的纸人和随风飘扬的招魂幡,很渗人。

  “姥姥?”林小可试探性地小声叫说。

  没有人回应。

  林小可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准备进屋,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林小可立刻回过头,发现院子的附近似乎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整个人都隐藏在黑暗中,林小可看不清对方的面貌。但林小可有一种直觉,她觉得那个人就是她姥姥。

  “姥姥!”林小可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虽然她很想姥姥,她也敢一个人出来找姥姥,但说实话,她心里还是有一点害怕的。林小可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的人影问,“姥姥,你没死对吗?”

  姥姥没有说话,她转过身,向院门的方向走。她走几步又停下来,回头看愣在原地的林小可。林小可知道姥姥想让自己跟她走,但林小可听别人说过,不要随便跟死去的人走,因为那些人很可能是要带你走上黄泉路,一旦跟他们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林小可犹豫不决,姥姥似乎也没有强求的意思,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林小可双手不安地揪着衣摆,所有的恐惧和疑惑都盘踞在心里纠结成团,但她最后还是决定跟在姥姥身后,问问姥姥到底发生了什么。

  夜很黑,很冷。她踩在积雪上,脚下发出吱嘎的声响,虽然这声音有些刺耳,但却能给林小可一种安全感,提醒林小可,她现在走的这段路是家乡的小路,不是黄泉路。

  林小可跟着姥姥走到了村子外的一片荒地后停了下来,目之所及,只有一片白茫茫的积雪。虽然今晚的夜色很浓,但因为积雪的缘故,林小可能够看清周边的事物。林小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到了姥姥身边,想要看一看姥姥的脸是否和传说中的猫脸老太太一样,但令林小可觉得奇怪的是,姥姥的脸给她一种模糊的感觉,她完全看不清姥姥的五官。

  “姥姥,你真的死了吗?”

  姥姥指着地面:“我死了,但我又活了。这都是不死草的功劳。”

  “不死草?”林小可低下头,目光落到姥姥手指着的地面上,发现积雪中竟然有一株植物,虽然夜晚她看不清植物的颜色,但通过植物的叶子,她可以看得出来那植物是活的。

  东北的冬天最低温度能够达到零下三十多度,为什么会有植物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林小可想到了冰山雪莲,难道姥姥刚才说的不死草和冰山雪莲相似,可以在低温下生存?

  就在林小可抬起头想要向姥姥询问不死草到底是什么东西时,她却发现姥姥已经不见了。

  林小可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现。她挠着头看了一眼地面,发现附近确实有两排脚印,一排是姥姥来时留下的,另一排是自己留下的。

  林小可狠狠地打了个哆嗦,裹紧了衣服原路跑了回去。

  异变

  周云清带着金云伟来到镇医院时,金云伟的视力更差了,他甚至看不清自己眼前的东西。周云清发现短短一个小时的车程,金云伟的眼睛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白雾。

  周云清虽然心里犯嘀咕,但还是带着金云伟挂了号。

  医生只是看了金云伟一眼,便诊断出金云伟患上了白内障。

  “白内障?”金云伟皱眉,“我怎么会得这种病?”

  医生看着金云伟,面无表情地问:“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算是常见病了。老年性白内障最常见,但你的年龄不算大,所以很可能是眼部有其他疾病导致并发性白内障,或者是代谢异常、中毒以及外商引起的晶状体浑浊。”

  金云伟正要说话,周云清打断他,问医生:“大夫,我想问一下,你刚才说的那些致病因素,会在短期内导致他患上白内障吗?”顿了顿,周云清补充道,“我说的短期指的是一天之内。”

  医生用看精神病的眼神看着周云清:“你在开什么玩笑?”

  听了医生的话,周云清和金云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离开医院后,周云清问金云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金云伟声音有些发颤:“我还能看见东西,但都是暗黄色。老周,你的嘴好像又变小了。”

  周云清没好气地说:“滚!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我现在很严肃地提醒你,你突然得了白内障,很可能跟赵老太太有关。”

  虽然金云伟也想到了周云清早上和自己说的那些话,但他却不敢往那方面想。

  金云伟擦干了手心的汗珠,结结巴巴道:“老周,你帮我借点钱吧,这个病好像不难治。”

  周云清没好气地答道:“我说你是真的傻还是装傻?这件事不正常,这是外病,医院治不好。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要找到赵老太太。”

  这一晚,周云清没有回自己家,他害怕赵老太太又会将自己的老鞋和帽子塞进自己的被窝。虽然金云伟的情况也不怎么好,但他还是决定留在金云伟家,好歹两个人在一起能够给彼此壮胆。

  翌日一早,周云清醒来,一股恶臭犹如一条小蛇钻进他的鼻腔。

  周云清醒来想要叫醒身边的金云伟,但当他的视线落到金云伟身上时,却惊恐地发现黏稠浑浊的液体正从金云伟的眼眶里流出来,那些液体顺着金云伟的脸溜到了褥子上,留下了一滩令人作呕的痕迹。原本应该长着眼球的眼眶里满是这种散发着恶臭的液体。

  周云清捂住嘴巴,跑到厨房干呕起来。

  金云伟的眼球烂了,那些留下来的液体就是金云伟的眼球。

  虽然周云清很想知道金云伟现在是否还活着,但他不想再看金云伟的眼眶,他甚至没有拿上羽绒服,直接穿着单薄的衣服跑出了金云伟家。

  猫尸

  第二天天一亮,林小可就带着母亲和表舅来到了昨晚自己见到不死草的那片荒地。但林小可来到那块地方时,却根本没有发现不死草。

  林小可的母亲叹了口气:“你是太想你姥姥了,所以梦游了,等这几天事情忙完你就先回去。”

  没等林小可反驳母亲,林小可的表舅摇头道:“我相信林小可。”

  林小可的母亲继续说:“你一直说我妈变成了猫脸老太太,但我不信。所以我不相信昨晚我妈回来把林小可带到了这里。”

  林小可的表舅指着雪地上的两排脚印:“这个是林小可的脚印,另外一个小脚印……”

  虽然林小可的表舅没有明说,但林小可的母亲也明白了林小可表舅的意思。林小可的母亲眉头微皱:“但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不死草。”

  半小时后,林小可和表舅将那块长着不死草的雪地挖开,但他们却没有发现不死草的踪迹,反而在那块土地下面发现了几具堆叠在一起的猫尸。有些猫尸已经腐烂的只剩下一层皮,有些猫尸的毛皮下还有冻僵的腐肉。

  看着那些猫,林小可想起了姥姥屋子里的那张照片。照片上姥姥抱着她的猫,身边还围绕着十几只猫。如果没猜错,林小可认为这些猫就是姥姥的猫。可是这些猫为什么会死?又为什么会被埋在这种地方?

  就在林小可困惑不已时,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手里拿着锄头,身后带着几个人,出现在了林小可面前。

  林小可的表舅看着来人问:“周云清,你来干什么?”

  林小可不明白一向待人和善的表舅说话态度为什么会这样强横。

  周云清含糊不清地说:“我们来抓妖怪。”

  林小可知道周云清说的是谁,立刻反驳道:“你会不会说话?不尊重死者,不怕遭报应吗?”

  周云清身后的几个人轮番接口道:“你们也别怪我们说话难听,这两天我们都听说赵老太太变成停灵时有猫出现,赵老太太借气还魂变成了猫脸老太太。哈尔滨的猫脸老太太杀了不少小孩,我们可不想让她继续害人。”

  林小可的母亲接口道:“那晚没有猫闯进灵堂,你们别乱说!”

  另一个人继续说:“赵老太太生前养了十几只猫,我们都知道!你说没有猫闯进灵堂我们可不信!”

  周云清继续用奇怪的声音说:“我们一旦找到她,就会把她乱棍打死。”

  周云清的话刚说完林小可的表舅便冲了上去,和周云清厮打起来。

  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周云清的口罩也在这个过程中被林小可的表舅扯了下去。当他的口罩掉落在雪地里的那一刻,除了林小可之外的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原本长着一张大嘴吧的周云清,现在变成了小嘴巴。准确地说,他的嘴巴现在就像指甲盖一样大。看着发生惊人变化的周云清,所有人都愣住了。

  林小可这一刻才明白,原来周云清之所以说话声音含糊不清,是因为他的嘴巴太小。

  就在大家紧盯着周云清挪不开视线时,林小可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小可的姥姥。

  这一次,林小可也终于见到了姥姥的脸,姥姥的脸和记忆中的差不多,除了皱纹更多,没有其他区别,她并没有变成半人半猫的怪物。林小可的姥姥站在远处看着她们,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而后转身离开。

  林小可追了上去,却发现无论自己跑得多快都追不上姥姥。

  林小可跟着姥姥跑回了姥姥家,她亲眼看着姥姥自己走回了灵堂,躺回到灵铺上。

  林小可气喘吁吁地走进了灵堂,她看着一脸平静的姥姥,心里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恶报

  周云清报了警,谎称自己嘴巴变小是被林小可的表舅打得,他想要讹一笔钱,但却没能如愿。

  林小可的表舅回来后,先是按照规矩安葬了姥姥。

  一切归于平静后,林小可的表舅告诉林小可,周云清和金云伟都是光棍,平时无所事事,只会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他们知道林小可的姥姥独居,所以经常偷林小可姥姥辛苦养大的家禽。

  林小可的姥姥虽然年纪大,但却不糊涂,她抓到了周云清和金云伟后,大闹了一场,想要让他们赔偿。但周云清和金云伟都是无赖,他们不仅没有赔偿,反而变本加厉,而且做得更加隐蔽,他们为了报复林小可的姥姥,甚至将那些猫全部虐杀致死。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他们也不能拿周云清和金云伟怎么样。林小可的表舅当时说话之所以会不客气,就是因为他们积怨已久。

  虽然周云清和金云伟杀死了周老太太的猫,但却从没埋过那些猫尸。有一部分猫被他们吃掉了,另外一些则被丢到了水沟里。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将那些猫尸埋在那里,更不知道猫尸上会不会长出不死草。

  林小可姥姥的葬礼办完后,她和母亲离开了东北,回到了南方。

  后来林小可听表舅说,金云伟没有死,但是眼睛瞎了。周云清的下场也没比金云伟好到哪里去,他的嘴巴越来越小,从指甲盖大小变成鼻孔大小。

  周云清尝试过借钱去做手术,但无论他开几次嘴角,嘴巴都会越长越小。

  因为嘴巴变得很小,周云清进食困难,越来越瘦。

  得知了周云清和金云伟的下场后,林小可松了一口气。她想的没错,姥姥是个善人,不会残害无辜。周云清和金云伟之所以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是因为他们恶有恶报。他们偷吃姥姥家的家禽时,总是会先放风,得手后再吃掉姥姥辛苦养大的家禽。他们犯了戒,所以会变成瞎子,所以才会无法进食。

  至于姥姥为什么会在没有猫接近的情况下借气还魂,林小可觉得或许和那些被虐杀而死的猫有关。从那以后,林小可的老家流传起了一个名叫“不死草”的传说。那个传说警告年轻人利欲熏心,招灾招难。

   ▏▎▍▎▏

  南风·专注17年·只为书写你的青春

  让我知道你还在

  

文章标题: 零点脉搏丨不死草
文章地址: http://www.laptop2all.com/jingdianwenzhang/61551.html
文章标签:不死  脉搏  零点